晚读‖庞白分享怎么样写出一首诗

北海晚报 2018-05-31 14:02:04
点击上方
“北海晚报”
可关注我们!


读者点播

很好奇,一首诗是怎么样写出来的。请主持人谈谈。

老了

 ◎庞白

     

    可能这瞬间,或者更早

    我们就比身边这棵树老了

    比城市灯光阻拦的夜空老

    比灌木丛中停滞的时间老

    老得脑袋低垂,向胸口

       投降

    老得双脚臣服,贴紧泥土

    嫩芽苍老于绿叶

    蚂蚁苍老于脚印

    现在,你也被我苍老了

    而我苍老于谁?

   

    当我们说老的时候

    夜更深邃,灯更亮

    身边掠过的声音更清晰

    整个世界,似乎越来越

       年轻


庞白读诗


   在岁月深处安静下来

        

      ◎庞白  

我曾写过两首相同题目的诗歌:《老了》。那是多年前的事情了。第一首2003年10月写于北海,第二首2005年9月写于南宁的某个夜晚。


写第一首《老了》时,是去探望重病的外婆之后。


我外婆性格开朗,即便是住院的那些日子,也保持其一贯的乐观性格。她饱含沧桑感的笑,感染了同室的其他病人。病友们都讲外婆这样乐观,一定会长命百岁,但是我们都能清晰感觉得到外婆将不久于人世了。其实,她的病实在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病,而是身体机能已老化,油尽灯要枯了。


住院前那段时间,外婆平和得不像一个病人。她一件件收拾东西,把诸如银首饰之类陪伴她多年的物件,分赠给儿孙。更多时候,她是安坐在大厅那张宽大的荔枝木椅子上,看家里人进进出出,看曾孙子在地上爬高爬低。到了吃饭时间,虽然动作不便,她也不劳烦家人服侍,自己动手,一粒一粒米进食。儿孙满堂,儿孙孝顺,她却是一个最不愿意麻烦别人的人,几十年如一日。


但是,外婆毕竟老了。见过几次改朝换代的人,能不老吗?


看到外婆满脸的皱纹,一种老的感觉不由自主在我心里弥漫。那一瞬,时间、空间、人和事,在我心里都变得虚无和遥远,都无足轻重了。时间以一种最古老的方式,在她的脸上悄然演变。我于是把这些感受写了下来:


    让人和事从嘴角流走

    扭曲的 丑陋的 阴暗的

    以及美丽的 浪漫的 抒情的

    所有东西搬离原来的所处

    存放到岁月深处

    然后,你端一把小矮凳

    坐在向阳的门前

    看猪狗吵架 看亲人们生闷气

    看风在庭院里闲散

    看被提着脖子的鸭子

    优雅地接近天堂

    偶尔也重温一下某些人和某些事


    老了就老了

    我相信老了之后

    被死亡的大衣缓缓包裹

    是行善一生的功德

    在大衣的温暖中

    你得以看见自己的背景

    慢慢消散

    得以一步一步离开脚印

    一切,如你所愿

    被自己的手意味深长地松开


2005年9月写的《老了》,最初出现在手机上,是一段不分行的句子。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当我从广西大学门口的书店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有余。大学门口,车水马龙,有烧烤的,有卖水果的,有摆卖旧书的,有推销产品的,车辆喇叭声,叫卖声,说笑打闹声,高低不一,长短各异,不绝于耳。


由于行人众多,摊档凌乱,我没有办法让自己走得快一些。只能在这些声音和千奇百样的气味中,时而侧身,时面转身,蜿蜒而行。走了十几分钟,才得以离开这非凡的热闹。


我沿着大学路往西而行了一段后,才回头望一望刚才走过的路。只见大路边高高站着的照明灯一盏连一盏,从远远接连而来。它们连接着刚才我经过的,已听不到声音的热闹之处,也连接着路边灯下树阴中的冷清。它们的世界,明晃晃的,没有最初的明亮,也没有最后的黑暗。它们就这样亮在高处。好像以前是这样亮着,今后也将这样亮着。


望着这些无关冷暖、沉默寡言的路灯,一种与年龄无关的老的感觉,扑面而来。在这期间,很多往事趁机纷至沓来,潮水一般,似乎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我无力摆脱,以至于我竟然有了些眩晕。


我于是在路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用手机写了一段短信,发给远方一个叫倮倮的朋友。当年,我们有一个习惯,喜欢把一些突如其来的特别感受编成短信,发给对方。后来,我整理了一下,就成了上面这首诗。


这样的诗,可能对别人意义不大,但是,对于自己,还是有些重要的。就像有些东西,几乎没有人看得上,而自己一直珍藏着。



本期主持人:庞白
诗人,居北海,中国作协会员。



你希望诗人为你解读哪首诗?请关注北海晚报官方微信并留言。



 本期编辑:海碗

 ●本文欢迎转发,谢绝擅自转载、盗用图文

  如有需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



Copyright © 武汉音响批发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