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手绘 | 突然想起两片青草地

重拾自然 2018-04-14 01:05:30


作者君简介


【 颖儿 】博物绘画爱好者

2014年开始关注博物学,进行博物绘画的创作和推广

曾为以下博物书籍绘制插画

√《呦呦有蒿-屠呦呦与青蒿素》

√《燕园草木补》

√《崀山草木情》

√《滇香四溢》等

2015年11月赴北京大学

参加中国首届博物学文化论坛做发言

2015年12月赴武汉/北京/上海广东

进行博物绘画传播活动


昨天和朋友聊天,她说她单位楼后有一片空地,领导说闲着可惜了,不如种些菜吧。我说如果我是领导就什么也不种,就荒着,看看能长出什么野草来,然后持续观察记录,感觉也会很好玩。她回了我一个笑脸。

毕竟我也不是领导,只是过个嘴瘾而已。

而我确实是有荒草地情节的。大地上要长什么,大地自己说了算,自自然然过几年,也许能长出一片充满奇迹的景观,就像我喜欢的丢勒的那幅《青草地》。

▲丢勒的青草地

1503年,丢勒用他无比娴熟的技法,耐心细致地刻画了一片看似普普通通的青草地,并没有什么玫瑰鸢尾百合之类的炫目花朵,只是些不起眼的野草——牧草、婆婆纳、蒲公英、狗舌草、鸭茅、雏菊、车前草、康穗草、欧蓍草……每一个细节,都那么真实而生动。想象一下丢勒手握画笔专心描绘它们的样子,那该是一幅多么安静美妙的场景啊!

何况,丢勒还那么帅!(此处膜拜丢勒男神一分钟)

▲丢勒自画像

生活在城市中的我们,要看青草地太容易,园林部门早就帮我们准备好了一切——修葺得整整齐齐的草地无处不在。最最顽强的蒲公英、紫花地丁、独行菜、荠菜等等,也只能偶尔出现其中。

而我们要找到类似丢勒画中那样原生态的青草地,也就是野草地,却不是那么容易。即便公园里,也到处是人工的痕迹。

但是凡事都会例外,即便是在寸土寸金的帝都。譬如我去年六月初就遇到一片野草地,就在中国科技馆南面,一条马路之隔。

▲帝都野草地

站在那片野草地里向南可以清晰地看到鸟巢。(抱歉我当时忘了朝南拍照)。

而事实上,这片足足有几千个平方的广袤空地正是2008年奥运会的遗留物,搁置在那里七八年,长满了野花野草,一切都那么自由、自在、自然。

由于工作关系,我应该路过这片野草地很多次,但是来去匆匆的我却一直忽视它的存在。

机缘巧合,2016年6月5日,我和中国科技馆合作,做了一次公益亲子活动,室外识花认草➕室内手绘野花➕提取叶绿素实验。室外活动地点恰好就是那片野草地。

为了万无一失,我提前一周就赶往现场踩点预习。当我终于站在那里,我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切都太震撼了——如此丰富的物种,如此繁茂的野花,如此美丽的野草地。

▲美丽的野草地

一周后的活动中,所有到场的小朋友和家长们也都惊呆了——在繁华帝都中,居然存在如此壮美的野草地,紫苜蓿、百脉根、石竹花、草木樨、石头花……它们郁郁葱葱地绽放,灿烂无比,热闹非凡,美不胜收。

这一切让看惯园艺苗圃的人们瞬间产生强烈的不真实感,“太好看了”、““没有想到”、“哇哦~”赞叹之声不绝于耳。

我们就在这样的震撼之中完成了户外活动部分。

室内的活动没什么好说的,看报道咯,截取几段分享下。



〈 〈 〈    左右滑动屏幕有惊喜~~~

后来,北京晚报也登载了此次活动,看来反响还好,还好。

为了让小观众们感受手绘植物的魅力,我提前画了几幅野花,现场分发——

▲喇叭花三姐妹

▲抱茎苦荬菜

▲小蓟

▲蛇莓

其中最有趣的是喇叭花三姐妹的图,大家拿着它现场去对照特征,分辨看到的是三姐妹中的哪一个,欢乐极了!

▲分辨喇叭三姐妹现场

田旋花的两个苞片细细小小,远离花萼

打碗花的两个苞片很大,犹如打破的瓷碗片,紧抱花萼

牵牛花有长长的花筒,叶片常见圆叶和裂叶两种

那片没有一丁点的人工雕琢的绿草地,用最淳朴自然的美丽征服了现场的每一个大人和孩子。恰逢蓝天白云,阳光灿烂,微风习习。我们尽情地撒欢儿,趟过一片又一片的野花丛,不时有蚂蚱受了惊吓蹦跳出来,孩子们咯咯咯地笑着,大人忘记了雾霾和喧嚣。

“简直是个世外桃源呀!”

“以后一定要经常带孩子来看看!“

“这么黄金的地方,还能闲置多久?”

“要是这片草地一直空着,让这些野花野草继续生长,那该多好啊!”

……

“听说明年开春就要动工了,要建成一个停车场。”

“停车场会把地皮铲平,再铺上水泥吧!”

“明年春天就看不到这些野花野草了,好可惜。”

……

聊着聊着,大家的心情就沉重起来了。

明年此时,它们真的要消失了吗?

一阵微风吹过来,野花们簇拥着轻轻摇动,好像无奈的摇头。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

    一个月后,中国科技馆的朱幼文老师转给我一封信,手写体,满满的认真和诚恳,打听后得知写信的人是北京自然博物馆退休领导楼锡祜老先生,超级感动之余,更加坚定了我继续做植物手绘传播的决心。

再后来的事情——

春去春又回,现在的那片青草地是什么样子?我一直惦念着。

于是拜托朋友今天清晨去拍了照片。

▲今日的空草地

▲今日的空草地


▲今日的空草地

〈 〈 〈    左右滑动屏幕有惊喜~~~

果然已经做了停车场,地面已经整修了。开馆时间还没有到,一片寂静空旷。

唯一的万幸是并没有水泥覆盖,早春的野草们零零散散地点缀在平整的土地上。

万千车轮碾压之下,那些高大的野花应该回不来了,它们好像已经永远从这个地方消失了。

不知道除了一声叹息,还能如何。

唉!

    --  抱茎苦荬菜手绘过程图  --   

1

2

3


    --  蛇莓手绘过程图  --   

1

2

3

4

5

6

   --  画材  --   

 :获多福高白细纹300克


 樱花自动铅笔0.05

                 吴竹防水针管笔黑色0.05

 橡皮辉柏嘉可塑橡皮

    ◆ 水彩史明克大师级36色

         ◆ 水彩达芬奇428零号,达芬奇V88零号



本期编辑:西遇     本期审核: 阿室




重 拾 自 然


— 让科普更加科学  让科学更接地气 —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微信号:zhiwufenleiqun

新浪微博:重拾自然

新浪博客:重拾自然

声明:本文为原创内容,欢迎阅读者在个人网络媒介进行由原文链接转发的全文转载;谢绝改编、摘录、部分转载,谢绝全文复制或重新编辑后自创新的链接发出。转载时保留能够跳转至原文的链接,并保留本声明。超出上述许可的范围如其他微信公众号或印刷品等,如需转载或使用,请先发函至邮箱zhiwufenleiqun@yeah.net联系。如有非法转载,将追究一切侵权行为。公众号长期接收自然类原创文章,投稿可发至邮箱zhiwufenleiqun@yeah.net,谢谢。


Copyright © 武汉音响批发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