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拜学】如何带领过渡期?--音乐议题

生命河 2018-03-13 15:26:35

每逢讨论起当代崇拜或崇拜风格,对话的焦点常常马上转移到音乐议题。我(可瑞)盼望藉由把音乐议题留到最后,大家已经先考虑与崇拜聚会有关的某些重大议题了。一堂崇拜如果忠实呈现与神有关的真理,以灵里随时敏锐的态度带领,努力高举基督并指引百姓仰望衪,这聚会就能尊崇神。一堂崇拜如果进行得合理又振奋人心,风格适合会众,设施干净又保养得好,台上的人准备充分又对神的灵敏锐,讲道阐释神的话,也与百姓的生活有关,就可视为广受欢迎又有效的聚会。整体而言,一堂崇拜若由圣灵赋予能力、专注于神的品格、鼓励人靠基督重新得力,就能影响生命,促进真正的敬拜。

音乐议题应该在这种情况下讨论。音乐应被视为能帮助敬拜者进一步与神相交的工具。在理想的状况下,一堂崇拜聚会应包括双向「对话」的元素。在人类任何爱的关系中,双方都制造听与说的机会;在健康的对话中,人与人藉由沟通而互动。应用到崇拜聚会,是指我们听到圣经所载神的启示以后,应该影响我们对神的响应(在态度、内心、言语、行动上)。「敬拜」是我们心思意念向启示自己的神所作的回应。套句波若的话说,这是「启示与回应」的对话。

我们不该把崇拜里的音乐,想成只是讲道这「重头戏」的前置作业或准备工作,而应该把音乐想成敬拜对话(worship dialogue)的一个途径。音乐能教导圣经真理,也能提供机会,让人作出合神心意的响应(例如:内心改变、认罪、增添爱心、感恩、重新承诺采取行动)。 

教导不必限于讲道,而满有敬拜之情的回应也不必局限于唱诗时间。我们不该再称会众唱诗时间为「敬拜」了,尤其不该再称一连串诗歌为「敬拜组合包」(worship package)或「套装敬拜」(worship set)。

敬拜超越唱诗的地位! 

唱诗本身不一定能担当敬拜的角色。理想上,整堂崇拜应当融合各种元素,包括:传达有关神的真理(教导),向非信徒传讲福音真理(见证),鼓励信徒在神的恩典与知识上长进(造就),更加爱神、尊崇神(敬拜)。音乐只是一项沟通的工具,可以在这些领域各扮演一角色。

敬拜可以透过音乐,也能透过其他途径献给神。音乐能促进敬拜、造就,以及见证。

从敬拜对话的一个方向(启示)来看,音乐可以作为一项工具,把来自圣经的真理透过音乐家传达到人心。这可以透过独唱、重唱、诗班、或敬拜团所唱的歌词来进行,把这些字句唱给会众听,让他们存在心里。达成这目标的方式还有:诵读圣经时加上伴奏,强化信息;录像带的视觉影像、哑剧、旗帜、画作等等。在这些角色上,音乐都有助于将神的话带给人,因此和讲道、教导能达成同样的目的。

以传达神的真理为目标时也一样;然而此刻传达的媒介为音乐(或其他艺术),而非只是单调冗长的讲道。或许,以音乐向人传达圣经真理的最有力途径,就是让他们参与这过程,所以会众才是最重要的诗班或歌唱团体!藉由会众唱诗来教导一项圣经真理,是助人「拥有」那项真理的极有效方法。如果想在你的崇拜中增加会众唱诗的胃口和数量,这是一道有力的论据,也应该激励我们提高藉会众唱诗而教导的比例。总而言之,如果牧师想更有效帮助会众拥有圣经真理,那么,鼓励会众(和敬拜主领)多唱诗会是明智的作法!

从敬拜对话的另一个方向(响应)来看,音乐可以作为信徒回应启示的途径。在公共聚会中,敬拜是一项回应,发自敬拜者的内心,献到神的面前,被神记念。它的形式可能很多,包括为罪自责而落泪、唱出喜乐之歌、决心改变、感觉亲密、奉献金钱、委身服事、发出赞美等等。

请你把启示想成神从上而下赐给我们,把我们内心和人声的参与想成垂直向上。受造就时,我们可藉音乐这途径听到神的话,然后藉由回唱给衪而把真理深藏内心。敬拜时,信徒向神献上内心的回应。作见证时,可以为了嘉惠非信徒,使他们领受有关神的真理而表演音乐。还有,信徒也能以音乐彼此对说来造就(左方的水平箭头),并以音乐向非信徒布道(右方的水平箭头)。 



音乐由神所设计,可以有效在会中抒发敬拜响应。以音乐作为祭物献给主而创作、表演、领受时,神就得着荣耀。如果音乐风格或手法使会众不舒服,或者崇拜语言使会众无法响应,那么你的音乐崇拜和你的教会就不处于同一时代,或许就不该用它了。敬拜主领应当判断,是否值得花工夫带领会众学习,或扩展到一种不熟悉的音乐类别或崇拜语言。答案也许是肯定的,如果那是值得学习的艺术形式(例如韩德尔的《弥赛亚》)、值得存续的传统(例如伟大圣诗的遗产)、值得探索的流行「声响」(新发行的音乐),或圣经上值得重拾却受忽略的作法(代祷或跪下)。无论增添什么,一开始都要谨慎从事,但要前后一致工程度逐渐增加,直到你的会众能流畅地运用并接受它。

新的音乐风格可能过度使用教会现有的一切资源,包括会众、音乐家、财务。增添新的音乐风格或许有必要增加准备时间,招募、训练新的音乐家取得新的资金,或许增加新的崇拜。

1
扩张与成长


我和许多司琴一样,从小只接受古典音乐训练。到了高中毕业,我已经举办过几场古典钢琴演奏会,赢得几场比赛的奖金,通过检定考最高级,在奥勒冈州三个表演艺术中心的其中两个演出过,也赢得一笔钢琴奖学金,进入一所私立大学的音乐学院就读。我提这事,只为了指出对比。那时我能背谱演奏肖邦、布拉姆斯、贝多芬的高深乐曲,却不知道怎么弹奏简单诗歌,或找出全曲的三个和弦,例如〈先求衪的国和义〉(Seek Ye First)、〈奇异恩典〉(Amazing Grace),或〈生日快乐歌〉(有一次还让我家人很难堪呢)!我不知道怎样为歌手伴奏,带领会众唱诗,在不同调的两首歌曲之间转调;视谱能力不足以为诗班伴奏,也没办法以任何方式即兴弹奏把音乐「填满」。总而言之,我认真学琴十年后准备好主修古典音乐,实际上却没有准备好要对教会崇拜音乐有所贡献,除了艺术表演以外。

我在大学四年学钢琴期间,继续接受成为表演艺术家的训练,通常每天练习古典音乐四小时以上。讽刺的是,就在这段期间,我开始在古典老师的教导以外,独立发展出一套新技巧。除了学习古典音乐理论,还学了一些爵士乐,又自修了一些「流行」音乐,稍微模仿其他多才多艺的钢琴手,也和一个基督徒摇滚乐团暑期巡回欧洲,并且培养以各种流行风格写歌的新嗜好。在大学里,我开始渉猎歌唱、比较正式的作曲和编曲、还有伴奏及合唱指挥。在神学院时,我更进一步追求、琢磨这些技巧,同时竭力把它们纳入教会崇拜和事奉环境里。

虽然这些大学时代的冒险很精彩,不过主要是靠我自己闯荡的。由于我的古典音乐背景,现在回顾之余,不晓得当初如果没去闯荡一番,事情会变得如何?在我成长期间,没有敬拜主领来带我,我在古典音乐上的追求全然「世俗」,除了有几次我在教会收奉献时弹奏古典曲子。我没有一位整合音乐与事奉的榜样,教会也没有提供机会让我一路走来为青年团契、儿童诗班、或教会乐团伴奏,基本上我在音乐方面是独自摸索的,主要从非基督教的来源取得技术,学习如何成为多才多艺的音乐家。

我和教会音乐家的同工经验,证实了这模式。很多司琴有某些古典独奏的背景,而伴奏或重奏方面的经验却很少。他们被要求弹奏不在谱上的东西时,常常眼神茫然。相反地,大多数的吉他手、贝斯手、鼓手都来自「街头」学校,既不懂得看谱(音符或拍子),也不了解他们所记住的和弦模式或节奏背后的乐理结构。典型的「教会钢琴司琴」弹得顺手的调子有三、四个,通常都是降系调,加上C大调。同时,典型的青契吉他手只弹三、四个调子,全是升系调,加上C大调。敬拜主领若想把这么多种背景和限制的音乐家凑在一起,势必面临极大的挑战。

敬拜主领对教会事奉所作的最佳贡献,其中一项是投资在肯受教的音乐家身上。即使进步看似停滞不前的梦想,音乐资源也稀少,但是现在花工夫为你教会的前途而建造却很值得。我正写作时,我们刚刚结束为四到十一岁儿童所举办、为期一周的假期圣经学校。我连续三年利用这机会训练年轻的新进音乐家。我们的乐手(吉他、贝斯、鼓)年龄从十二到十八岁,那是他们各人成长的绝佳时期。

多年来,我一直求神另外差派音乐家给我们。我有一位朋友,他蒙召服事的教会和我的教会一样大,然而他却承袭了一个满有经验的明星乐团。我有幸和他们同台一次,从那时起,我必须承认我不只一次羡慕他们。我具体祈求神差派一位打鼓高手给我们,还要一名演奏萨克斯风的乐手,几名吉他手、贝斯手,加上更多才华横溢的键盘手。可是神没有应允那些祷告,反而给我们明显的机会去帮助年轻音乐家「在教会里」成长,并且在很多情况下,我们还差派他们去别的教会服事。

我们有一间友会,他们的主要音乐领导人是我们培养出来的。我们现在拥有的吉他手比我能排班的人数还多,他们多半年龄在二十五岁以下。我们每周事奉一次的鼓手才十六岁,他周周都有进步。多年来,我一直投资在成年的键盘手身上(他们符合我先前的描述)。他们现在能稍微自在地弹奏现代「赞美」音乐,为诗班和重唱伴奏,弹奏基本的合成器/键盘分部,偶尔在键盘上重复贝斯手的声部,甚至有时转个调。此外,我也有机会教他们的两个儿子几年键盘乐器课程,这两人现在定期参与我们的音乐事奉。投资于训练肯受教的人,并且在一个地方待得够久而开始收割他们进步的果实,这些价值我懂了。

音乐家通常要不是上过音乐课的「看谱弹奏的人」,就是无师自通「凭感觉」弹奏的人,因此若能知道不同音乐家对音乐的看法和处理方式,对敬拜主领会有帮助。任何一方都有优点可以运用,针对他们的限制也要温柔提醒。一般而言,你大概想在节奏和风格方面扩张你的「科班」演奏者,而在音乐知识、可用的调、可以弹奏的和弦范围方面,拓展无师自通音乐家的能力。

我们发现,让音乐家轮番上阵(每人每月弹奏一或二次)能使人保持生气蓬勃、渴望服事,也让多年参与音乐团队的人不致心力交瘁。有特殊聚会时,聘用能力高强的音乐家来演奏常备人员奏不好的声部,可能会是一剂强心针。这可以激励他们提升自己的能力到更高层次,也见识一下你想培养他们达成的目标。招募音乐家的上好工具常常是杰出的音乐,音乐家喜欢在所属的团体里运用他们的技巧和恩赐。音乐家会吸引音乐家。

新的音乐风格需要新的唱腔、不同的和声、在乐器上的不同节奏「感觉」,而且通常需要一种不同的「声响」(sound)或「混音」(mix)。想带领歌手重唱、乐器重奏,音乐领袖必须熟悉如何达到合意的声响以及适当的「混音」,这就必须愿意专心用「新耳朵」来聆听并顺应新作法了。一旦引进新的音乐风格,和弦模式与和谐音响就变得过时了,刻意花工夫才能保持清新。

如果一名敬拜主领想扩张自己的音乐领域,就要聆听各种音乐,包括新近制作的敬拜诗歌。听听一般的电台,能使演奏者跟得上风格的改变、乐器的新用法,以及听众逐渐习惯的电台「混音」。我们可以确定的是,今天的基督徒高中生和上个月刚信主的成人,都没听过十到二十年前的教会音乐。如果我们渴望和他们一起敬拜,希望他们在我们的聚会中回应神,就要确保音乐至少有一部分是他们所熟悉的。

过去几年,我已经违背自己原有的信念,不再死守过去不愿跨越的音乐风格界线。身为来自西北部、受过训练的音乐家,意味着我绝不可能堕落到用「乡村」音乐敬拜神。嘿,我们的会众现在拥抱〈神总是美善〉(God is Good All the time),因为这是他们最喜爱的诗歌之一。同样地,我长期认为「另类」音乐不属于主流,太过粗糙刺耳,不适合教会使用。现在可清楚了,另类音乐渐渐成为主流,尤其在二十五岁以下的群聚当中。而且,以吉他和鼓为基础的音乐,实际上已经把普通钢琴降到次要的角色。当我拓展听力时,我从先前以为的禁区来源,发现愈来愈多的宝藏。我们有可能倾向紧紧守住安乐窝和个人偏好的品味,而想对抗这种全面性的改变。然而我逐渐发现,善用这些改变的良机而持续成长、扩张,甚至看见我个人品味和崇拜语言显著拓展,这样的作法既明智又值得。

2
不同的崇拜不见得引发不和

或许你常听人说:「如果我们有两种不同的崇拜,就会分裂教会。」或许连你也这么说过。从前我相信,现在可不了,如果你担心提供两种崇拜就会制造「两间教会」,那么这份担心大概透露出目前在同样一堂崇拜里早已有「两间教会」了。如果你的教会在崇拜风格方面有明显的紧张情势,这可能显示人们因着偏好没有充分得到尊重,而奋力想用他们觉得自在的方式来回应主。在这种情况下,有点不同的崇拜反而可能是合一的行动。

想象一下:有人觉得自己的舒适地带在主日早晨周复一周被攻击。现在,如果有一个聚会对他(她)的崇拜背景和个性比较有益,那人对教会的支持大概会多一点,而对聚会的担忧则少一点。觉得「这是我的教会」的会友百分比愈高,显出来的张力就少一点,用于敬拜的精力也会更多。无论好坏,崇拜风格这领域能决定人们是否认同自己的教会。如果人们喜爱你的聚会,他们就会自由地响应神,也渴望邀请别人这么做。

多年来,我们一直以有效的「单一格式」来处理教会的崇拜。我们的两堂崇拜一模一样,也致力于「混合式」作法,以平衡的方式融合传统和新的敬拜元素。1然而进展到最后却遇上危机,因为我们的聚会再扩张下去就会垮了。于是我们必须问合情合理的问题,例如:一堂崇拜能涵盖的范围有多广?我们能要求年长信徒接受新歌曲、新风格扩充到什么程度,而不至于使他们无法敬拜?对于教会里年轻的那三分之一,如果不继续运用更新颖的音乐风格,我们有效的服事还能撑多久?我们在一堂崇拜里能提供多少不同的风格来满足每个人的偏好,而不至于使聚会沦为综艺节目?我们若想确保通通有奖,很快就会弄得通通有讨厌的话讲! 

教会如果一堂崇拜(或相同的各堂崇拜)里的会众年龄横跨几代,最后总要在崇拜议题上作出让步,选择三项决策的其中之一:

•「力求中庸」,把传统和进步两极端减到最小。音乐上的代表也许是兼用彼得生、盖瑟、和早期「主必再来」的作品(Peterson-Gaither-early Maranatha)。
•单单注重传统或进步层面的其中之一,而使另一层面减到最少。这也许能讨好长辈或年轻人,却绝不能两面讨好。许多停滞不前的教会墨守传统形式,而许多急速发展的年轻教会则只有当代崇拜。但这两种作法都使教会没有机会从对方的优点获益。
•尽力纳入各种曲式,然而要晓得,这可能不会讨很多人欢心。如果你采取这种作法,某一周用当代庆典,另一周唱福音诗歌,第三周专注于圣诗,时间一久,会众也许就能欣赏这多样性。

随着时间向前推进,这些选择都愈来愈不看好,原因有二:传统的东西变化缓慢(喜爱圣诗的人在品味变化上比别人慢),而新的东西则经常快速变化。上一代认为的传统和今天所认为的传统不同,但是两者之间的代沟还不算明显;一九八零年代认为的当代和今天所认为的当代,两者之间的代沟才明显呢。这意味着每年传统和进步风格之间的隔阂会愈来愈大,想取得平衡将日益困难,二十年前,在一堂崇拜里引进新元素而仍然维持合一,大概多少还容易。十年前,音乐方面已经变得难以把持。如今这道鸿沟好宽,新音乐经常引进,改变速度来得好快,以致想跟上新的速度又维持旧的,就成了一项惊人的挑战,尤其对只有一堂崇拜的教会而言。

3
有效增加一堂新崇拜


「不同的崇拜会引发不和」的观念,大概最常来自以下两种举动:(1)行动太快。领袖行动太快有个征兆,就是大家对强大的改变开始反弹,而非逐渐接纳新事物。(2)使两种崇拜彼此相争。如果说某一堂崇拜「活泼」(相对于「死气沉沉」,或某一堂崇拜是「妥协」,而另一堂是「持守信念」;这样传达出的优越感就显明彼此相争了。如果量着会众能接受的速度慢慢改变,如果两种崇拜的优点同样获得称赞,那么两堂不同的崇拜应该不会分裂教会才是。

如果你的崇拜形式很传统,可以考虑把其中一堂改为混合式,添加比较新的音乐、不同的配乐、比较不正式的风格设计。如果你想提供两堂「混合式」崇拜,可考虑把其中一堂稍微偏向传统,另一堂稍微偏向新颖进步,然而两者之间仍维持明显的连贯。时间一久,会众能接纳、欣赏这些改变时,两堂崇拜之间的差别就可以愈来愈大。

如果你目前有一堂崇拜或有两堂完全相同的崇拜,而你想加以扩充,可以考虑以下几项建议:

•努力在你现有的形式下,逐步引进新元素。或许这意味着唱更多,或引进以肢体表达敬拜,或加上打鼓。你的行动要缓慢得足以赢取信任,却要稳定得足以获致进展。
•偶尔提供不同的崇拜(每月一次或每季一次),事先有力沟通,以预备会众接受改变。向谨慎的人保证,下周就会「恢复正常」;向先进份子则保证这是一步,日后还有更多。
•提供两堂不同的崇拜。可以增加一堂新崇拜,或改变其中一堂。把一堂崇拜维持不变,留在同一时段,以求保持连贯。在我所服事的教会里,我们发现继续一堂混合式崇拜有益处,使我们能减缓改变速度、真正庆祝我们的敬拜传承。而在新的崇拜里,我们则采用当代手法,以策略规画来加速改变。
•提供性质显然不同、对象也不同的崇拜。这可能很危险,因为它可能培养你不想要的「教会中的小教会」症候群。另一方面,这却使你有机会针对特定需要设计不同崇拜。加州有一间成功的教会,针对老中青三代设计崇拜(全都显著不同)。有的教会利用周六晚上开设新崇拜,为要得着平时不来主日早崇拜的人。尤其很多教会渐渐发现高中生、大学年龄人士、单身的年轻人需要周六晩崇拜,因为他们喜欢晚睡晚起;还有年轻的家庭也需要,因为主日早晨很难让幼儿准备就绪上教会。


如果你的教会想使崇拜不同,或增加一堂独特的新崇拜,你也许可以考虑以下的秘诀:

•省略一堂传统崇拜。崇拜的差别应该在于当代与混合式(而非传统),除非你的教会位于乡间、历史古城,或注重礼拜仪式的环境,要不然就是你的教会大部分是退休年龄层,或来自「高派教会」背景。考虑帮你的崇拜取个有创意的名字,避免用「传统」/「当代」的名称。
•推销什么货,送什么货。如果年轻人告诉你说,那实在不是当代,你就不要称它为当代。另一方面,问你自己:它对谁而言是当代?你得承认,想讨好每个人并不容易,尤其在界定「当代」一词的时候。我有个朋友最近形容当代音乐「三周一变」。你也许可以针对青少年、大学生、单身年轻人、年轻已婚夫妇作民意调査,找出他们感兴趣的流行音乐风格。
•两堂崇拜都要看重,每堂都要追求卓越,不予偏袒。理想的情况是,参加每一堂崇拜的人都应该认为那堂是你最喜欢的。
•使你的两堂崇拜之间有交集,而非鸿沟。明显有交集的部分可让人游走于两堂崇拜之间,却仍觉得这是他们的教会。而崇拜选项之间的鸿沟如果太大,则可能导致教会分裂。
•让差异明显。两堂崇拜之间要有足够的区别,才能真正让人作抉择。区别可以是歌曲的选择、音乐风格、乐队配置、音量大小、音乐多寡、谨守形式的程度、灯光水平、会众互动的机会、运用录像带或戏剧、服装等等。
•保持新鲜。承认当代崇拜必须不断求新求变,否则很快就不再进步而失去存在的理由。
•不要等太久,每件事决不会完全就定位。当神的带领似乎清楚时就开始吧,信靠衪会在你寻求衪时,让你的资源和教会一同增长。要求你的会友在你们一同经历过渡期时,展现恩慈和耐心。
•务要等得够久,等候基层人士强烈渴望改变。在这里,试办崇拜也许有帮助,让大家看看未来可能是什么样子。接下来要与你的会友多多讨论,好好预备他们。
•将你的计划和教会里的其他事工互相协调。与主日学领袖密切合作(还有其他受影响的事工领袖),因为上课时间将决定会友参加哪一堂崇拜。
•专心倾听。鼓励大家回馈意见,尤其关于你的改变速度。倾听各年龄层的声音。(在以色列,利未人三十岁才能带领国人进行音乐崇拜,这样的作法有智慧)。尊重明理成年人的意见。
•对事情保持正面态度。不让批评流入地下,务必提供各种适当机会让人表达关切,无论是和领导人写信、面谈、讲电话,或在小型聚会中表达。在公开场合请人回馈时(市政厅、或业务会议),基本原则是必须以「正面态度」陈述看法,不容批评的气氛占优势。听听多人的声音,藉以平衡想掌控会议的少数人。
•计算代价,考虑获益。你也许会失去一批人,大概也会得到另一批人。事情会改变,不可等闲视之,也不必因此惊讶。
•取得必要的资源。你可能需要租借或购买新器材,并且(或) 需要聘用某些音乐家,至少暂时需要。
•寻求主。不要只因为你在书上读到,就增加一堂崇拜。要确定是主在带领,预备教会领袖和会众采取这种行动。如果是神带领,我们顺服而行,衪的祝福必定有目共睹。


4
为当代崇拜提供资金


有些教会决定聘请一位音乐崇拜部牧师,作为仅次于主任牧师的第二把交椅,因为主日早崇拜太重要了。主任牧师若能自由,专注于讲道、教导、提出异象、协谈、和其他教牧的角色,而把规画音乐与崇拜、处理行政的事交给同工去做,这对主任牧师会很有帮助。可别聘请一名大音乐家却期望他成为牧师,也不要聘请一位牧师而期望他成为音乐家,而要聘请或投资在训练具有双重恩赐的人,这样的人既能引导大家将焦点集中于神,也能和别的音乐家同工,并激励他们。

过去几十年,教会通常必须购买一台管风琴、一台钢琴。比较大的教会也许购买管风琴和平台式钢琴。以今天的币值而言,一台管风琴的价格介于一万到二十五万美元之间,一台钢琴介于五千到四万美元之间,要看教会大小和乐器的品质好坏、新旧程度而定。今天有些教会发现,要拨款购买比较当代的乐器很难,即使它们远比钢琴和管风琴还容易负担。如果教会购买钢琴和管风琴主要是为了用在一堂崇拜,那么教会购买优质的键盘乐器、鼓、混音器、扩大机、扩音器(喇叭)、监听装置、麦克风、和其他必要的音响器材,以求另一堂崇拜能凡事有效运作,那就有道理了。吉他和贝斯往往比较属于个人专用,就像小号或长笛一样,也由演奏者保养,带着手提式乐器在住家和教会之间往返。不过,比较大型(难以搬运)的乐器和器材,就应该由教会编列预算购买。

对于打算购买这些器材的教会而言,先听听音响顾问的意见是明智的。即使你的支出需要连续几年分摊,一名好顾问仍可协劝你规画各成长阶段的需要。你一旦拟订计划,排定购买的优先顺序,就能准备预算或安排特殊的捐款活动了。有时候,为独一无二的特殊项目去接洽捐款人,倒不失为确保所需、回避预算的有效办法。如果你缺钱,可以请一位学识渊博的人针对新器材作研究(透过网际网路或音乐器材杂志),然后到二手货市场(透过报纸广告、网际网路、口耳相传、器材租赁店、当地乐器行) 购买二手器材,

还有,如果音响学可能是一大要素,就要在建筑计划的最初阶段聘用音响工程师。你所聘请的建筑师,必须愿意和音响工程师携手合作,为了音响的理由而调整美学设计。很多教会花了几百万元建好设施,然后必须回过头来亡羊补牢,花大钱「修正」他们的建筑物,使他们的敬拜中心不只讲道清晰可闻,也有助于音乐崇拜。

除了器材和人员需要钱以外,事奉要持续运作也需要编列预算。依现行价值来看,诗班颂歌(choral anthem)每首每份介于1.25到1.75美元之间,因此,如果一个二十五人的诗班,每季想购买十五首新歌充实曲目,总共就需要大约五百美元。如果诗班打算唱一、两本附伴奏带和示范带的季节性清唱剧,这金额可能要马上加倍。儿童诗班和特会节目也需要资金。国际基督教版权许可机构(CCLI)核发的许可证每年都需要资金,敬拜乐手用的新歌本,伴奏、独唱(奏)、重唱(奏)所用的乐谱,偶尔也需要购买。排练室会需要一个键盘乐器,以及某种基本的音响系统。为音乐作任何编曲、教堂内的制作或录音,都可能很昻贵,要用性能优越的电脑、混音器、监听装置,以及各式各样的专门音乐器材。追求电脑化数据/影音投影(强力推荐!)需要很多钱。戏剧材料是另一个要编列预算的项目。每年派你的敬拜主领和其他键盘乐手,或音响技师去参加训练研讨会或特会,可能是明智的投资。

过去几十年来,音乐/崇拜事工计划有果效的教会所用的经验法则是:指定教会事工预算(不包括薪资、租金或房贷等类似项目)的至少百分之十用于音乐与崇拜。参观一堂主日崇拜的人,大多会在一、两次后决定是否回来。因此,如果你想有效服事众人,就得为每周的崇拜提供资金。可惜优质的音乐事奉要花钱,不过这钱能买到有意义的事工,也就「值回票价」了。

附注

1 参第十三章,其中讨论了「混合式崇拜」。 

该文章转载自:《敬拜新视野》 艾荣恩(Ronald B. Allen)




生命河微号: shengminghe365

微信简介:搜索赞美诗,回复【目录】回复【歌名】即可查歌!回复【圣经】可在线阅读!回复【歌名+歌谱图片】可查歌谱!




Copyright © 武汉音响批发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