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大好奇心,就有多少惊喜 - 北非花园摩洛哥

飞天小女警的猪 2018-04-01 09:03:47

卡萨布兰卡

索维拉


选择摩洛哥主要是因为在我有假的11月,在离伦敦不太远的地方里,摩洛哥是我能想到的最暖和色彩最饱和的地方。虽然有关摩洛哥的游记很少,但下决心,也只需要南山老师的游记一篇,色彩绚烂的图片n张。


提起摩洛哥,我就想去撒哈拉看星星。真的,我并没有三毛情节,但是肯定有星星情节。我最爱的bbc的天文纪录片里,Brian Cox教授站在摩洛哥北部的Atlas山顶(Atlas在阿拉伯语里是举过头顶的天堂的意思),无穷尽的星星像大把大把的碎钻,洋洋洒洒在他头顶。那画面令人过目难忘。对我来说,那一定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好吧,上Atlas山是个技术活,毕竟教授有财大气粗的bbc做后盾。去沙漠看星星,是我能想到的最接近的事。


但是后来,还是在南山老师的劝说中,没有在行程中安排撒哈拉这一段。首先行程是有些赶,去撒哈拉就要三天起,要缩短别处的行程,再者,人家说,一个人去沙漠看星星太虐心。我想想,确实是这么回事哈。


就这样仓促的决定了从菲斯到舍夫沙万,到卡萨布兰卡和马拉喀什的行程。本来后面还要从马拉喀什飞去巴黎几天的,因为11月13日巴黎的突发事件,我改了行程,决定呆在摩洛哥,后面加了索维拉,最后会从索维拉直接飞回伦敦,再回国。事实再次证明,计划之外的世界里,惊喜就像街上的麦当劳,撞见的几率为无限大。


登上伦敦到菲斯的飞机,我的心情是复杂的。这有几个原因。一,伊斯兰世界对我来说完全是陌生的。虽然它的神秘深深地吸引着我,但我真的不知道该期待什么。二,在伦敦住的中学同学会和在前面四天和我一起,后面她折回伦敦我将开始miss kelly第一次的一个人的旅程-更不用提及摩洛哥可能不是世界上最安全的旅行地。想起来就紧张。三,这次旅行前真的没有时间做足准备。工作忙的要死,我也只能抽出空定了酒店机票,其他的留给上帝。


开始这段旅程之前,照例先给大家一些实用的建议。


天气:网上说在摩洛哥旅行最好的天气是四月到十月。经过真身实践,十一月的天气好得很,气温会在二十度左右。白天可以穿一件衬衫加单裤,但白天的日照很强,真的很热。在马拉喀什中午时候看到路边的气温牌子显示是29度。而沙漠气候的特点就是昼夜温差很大:到了晚上要披一件衣服,或者厚围巾。整体来说不会太热也不会太冷,很适合旅行。另外,第一次在整一个旅途中,一滴雨都没看到,云彩都没数出几团。


女生穿着:不管什么时候来摩洛哥,不建议穿比较暴露的衣服。个人建议要是想穿裙子还是长裙吧。到处都是男人的世界里,本来女生在街上就比较突兀,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另外来别人的国家就尽量尊重当地的文化。在伊斯兰世界中,女生还是保守一点合适。


钱:摩洛哥的dh钱币不外流,所以只能进到境内再换,或者atm取。机场都是可以换钱的。同别处,市里换钱更合算。另外,dh比人民币便宜大概1/3,还是很好理解的。


住宿:摩洛哥的各地都有很多riad的小旅馆。它们小而美,既温馨又有风情,是很好的选择。就不要住连锁酒店了吧。这次菲斯和舍夫沙万的住宿是booking上面订的,剩下的用的都是airbnb。整体来说,booking上面很高分的(比如9.5)是肯定不会错的。但是airbnb一般更便宜,更有感觉,更私人化,更容易给你惊喜。


交通(飞机)欧洲法国和英国都有好多廉价航空飞来摩洛哥送来欧洲游客,所以很多机场都是可以飞英法的。菲斯,卡萨布兰卡,丹吉尔,索维拉,马拉喀什,拉巴特,都有航班,可以在sky scanner上面好好查一下,按照行程方便和价格来订。因为我是从英国过去,不知道从国内走是怎样方便。


交通 (火车和大巴)有火车的线路上,还是推荐火车,因为比较舒适一点。没有火车的线路上,一般都有大巴。最大的公司叫ctm,非常正规。很推荐。尽量提前一天买票。在马拉喀什最中心的地方,德吉玛广场附近就有卖票的。其他城市全部被告知只有在ctm大巴站才可以买票。另外,乘坐大巴的时候,要提前一点到大巴站,要先把行李和票拿去印行李牌才行。行李是5dh一件,印行李牌的时候付就好。


交通(出租车)在舍夫沙万和索维拉这样民风比较淳朴的地方,不用太担心司机会狮子大开口。但是在菲斯,尤其尤其是马拉喀什,一定要小心。在马拉喀什,不管是上什么车,都要先讲价钱。当地人打表要25dh的路程,司机会要60.最后谈到40就可以了(对于旅游者来说)。我的建议是提前问好酒店或者住处的host,你要走的路大概taxi要多少钱。这里我把能记起来的几段分享一下。


菲斯:机场到市区120,老城到ctm大巴站13还是15。

舍夫沙万:ctm大巴站到老城10-15

卡萨布兰卡:ctm大巴站到哈桑二世清真寺40-50

马拉喀什:bahia王宫到ysl花园40,火车站/大巴站到老城东面100

索维拉:大巴站到老城7;老城到机场150


拍照:原来大部分的摩洛哥人是不喜欢被拍照的,对于他们来说,你拿着相机对着他们是一种非常不尊重的行为。所以,建议拍人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和隐蔽,尽量不让对方发现。


最后编辑于 2016-03-27 22:14

回复

2楼

1. 菲斯 - 千年修一城

如果说,成行前对哪个摩洛哥市镇的幻想最多,那一定是菲斯 - 一座公元800多年就建成的千年古城。追溯起这城市血脉的源头,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千年来,这里都是摩洛哥文化和智慧脉搏最强烈的地方。菲斯的第一批入驻者,是西班牙/葡萄牙和突尼斯迁来的阿拉伯家庭。不同民族的融合,让菲斯的文化,建筑和宗教迅猛发展。一开始的时候,一个突尼斯女人就在这里建造了可能是世界上的第一所大学(和清真寺一体)。她也许会欣慰的是,那时开始起源的智慧与文化,在千年后依然被虔诚的传承着。


菲斯的巷子

来菲斯就一定会体验迷失。这里的老城区是一座活迷宫,6000多条小巷子,全部弯弯曲曲朝着不同方向。在这里,mr google map和方向直觉,全部会失灵。所以呢,只能一边走一边不断的问路。近些年,越来越多的欧洲住客和游客被吸引来菲斯。钱多了,人心自然也乱了。听说前几年菲斯的街上出现越来越多的扒手,政府不得不出面整顿,加强保安。现在的菲斯,巷子里有很多便衣警察,所以不用太担心安全。但即便是这样,问路的时候一定要记住,只能问店铺里的商人,不能随便在街上和人搭话问路。否则被带到哪条偏僻的小巷要钱都说不定。


另外,菲斯四面都是山坡。由于地理位置的限制,千年多以来,小城也没能朝四周扩建,所以踩在脚下的的都可能是千年的脚印。


千岁城,千条巷,千种可能性

菲斯

在晨光中和J小姐出门,在迷宫中开始一天的探寻


菲斯的巷子,基本上是个男人的世界,很少看到女人出行。偶尔有女人,也是带着头巾,行色匆匆,有目的的在赶路。她们看起来闭锁和严肃,余光散发出一种淡淡的敌意。这气势早已压倒了我,我赶紧把拎着相机的手背到后面去。在这样的穆斯林古巷中,大摇大摆闲逛的我和J小姐看起来太招摇,不时有男人叫嚷着搭讪。由于亚洲游客中,日本人是占大比例的,‘口尼奇瓦’不绝于耳。'Japan? Japan?' J小姐一开始还很认真的纠正 'China', 后来她也应付不过来了,我们就低着头走我们自己的路。


热情和调戏,有时只有一线之隔。你能分的清吗?


我买了条撒哈拉围巾,变成了撒哈拉的女人。


巷子里偶遇了几个刚刚放学的姑娘。穆斯林的女生在还小的时候是不需要带头巾的。她们刚买了新鲜出炉面包,冲我们灿烂的笑着。我给她们拍了照,用手比划着想说面包看起来很新鲜。她就把面包送到我面前,要我扯一块下来尝尝。在J小姐的嘲笑下,我毫不犹豫的掰下一口。真的很好吃。


她们灿烂的笑容,也真的很好看。

菲斯


在菲斯的古城中,仿佛穿越到了中世纪。6000多条古巷里,散落着9000多个店家和手工作坊。从清早开始,周围都是叮叮咚咚的声音,一惊一乍的气味,和噼里啪啦的色彩。人多不说,不时还有驴车在吆喝大家让路。开始的一大区是卖食品的。各种蔬菜,水果和面包旁边,萦绕着无数只嗡嗡的蜜蜂,乍一看起来还以为是苍蝇。这也许是因为摩洛哥的食物真的太甜。他们沏一小壶茶要放3块火柴盒那么大的糖块!就不用提他们的甜点是有多受蜜蜂欢迎了。


若是渴了,就做在街边小店喝一壶薄荷茶吧。薄荷茶是绿茶和薄荷叶沏成,是摩洛哥最有特色的热茶。只是如果口味不是太甜,不要忘记让老板少放一些糖。我和J小姐都很喜欢喝薄荷茶,喝了一壶又一壶。我笑着和J小姐说,我给薄荷茶起了一个别名【热Majito】。你们有机会尝一尝是不是很像?


吆喝着擦身而过的驴车


街边休息的长者。他一直望着天,不知是否在祈祷。

菲斯


千年古城吃的是五谷杂粮

菲斯


蔬果很大很新鲜

菲斯


巷子里场常到推车售卖的薄荷叶和其他调味叶

菲斯


铜铁区里到工匠在敲打

菲斯

菲斯


手工灯具,敲一下听嗡嗡声可以判断出质量高低

菲斯


摩洛哥手工世家

陶瓷区色彩绽放,眼花缭乱。为了问路,我们撞进了一家陶瓷店,惊讶于饰品的精致,我和J小姐久久驻足。店主英文很好,十分热情。不寻常的是,在热情下面,他的眼神和动作都沉淀着一层成熟的笃定。


原来他的家族是菲斯的手工世家,会参加很多摩洛哥的艺术项目创作。就算菲斯越来越商业化,他们的店铺也是刚刚开张不久。用他的话说,他的志向不在赚游客的钱。他只是喜欢呆在店里,和聊得来的过路人聊聊天。如果有人恰好很欣赏他家族的艺术品,他就觉得很开心。我和J小姐惊讶于他的淡薄,问起他的理想。他告诉我们说,他也曾经和他的朋友一样,去拉巴特追寻未知但闪耀的梦想。后来,一场大型车祸让他重新意识到他对家族的骄傲,和艺术的热爱。


再后来,他和我们聊得开心,就带我们去他小店的后花园 - 家里的工坊。里面有几个老工匠,各种艺术进行时。带头工匠是一个精神的老人。他看到我和J小姐进来,礼貌的微笑,低头和我们握手。墙上挂着很多很多的图画和勋章,但那张被国王接见颁发勋章的照片还是最醒目。我忽然就相信了店主小伙的话。拥有菲斯最上等的手工艺,是怎样的荣耀?有这样的家族,怎可不傲娇?老工匠私人工作室的墙上贴着很多很多老照片,一眼扫过去都是一把回忆。照片上年轻的他穿着球衣,帅我和J小姐不可置信。问起来才知道,年轻的时候他曾效力于卡萨布兰达,和马拉喀什等大足球俱乐部,辉煌一时。足球生涯结束了之后他还是选择回到他最爱的手工艺术。


不经世事和经尽世事,有时只有一线之隔。淡薄和装逼,你能分得清么?


小伙儿店里精致的手工制品

菲斯


色彩斑斓


各种精致

菲斯


老工匠的私人回忆


帅么?


瓷器区到处可见的摩洛哥瓷盘

菲斯


布料店发呆的老板

菲斯


皮革染坊

看到地毯,皮革的味道就越来越重,也知道菲斯最著名的皮革手工染坊一定不远了。要参观皮革染坊,要到围着染坊一圈的皮革店中的某家,一直上到最上面的阳台上才行。上去店家的阳台是不要钱的,但是下来的时候,店家会向你推销他们的皮革制品。喜欢是可以买一买的,但是不要忘记砍价。


摩洛哥的手工地毯

菲斯


小皮革工坊,脱毛的地方

菲斯


刺眼的阳光下,这是阳台上看下去的景象。皮革工人泡在两百多个池子里,进行一道一道的皮革上色工序。先是用石灰水和鸽子粪的混和溶液溶解皮子上的脂肪和蛋白质,等皮革变得细腻柔软,再进行上色。千年传下来的传统上色工艺,用的都是纯天然的染料。比如红色是来自于罂粟花或者石榴,绿色来自野生薄荷,棕色来自树皮。


说起颜色,想起在lonely planet上读到的一个关于紫色的故事。由于大自然中紫色的稀少,紫色颜料的价格曾经是金子的10-20倍,更是曾经引发了皇家血案。紫色染技更是一度失传,可是在当时摩洛哥的索维拉港,依然神秘的存在着。听起来像不像一千零一夜中的一个故事?


右边是石灰水,左边是染缸

菲斯

菲斯


J小姐在皮革店家里试鞋,在摩洛哥到处看人穿尖头皮鞋,也不知道其中的渊源

菲斯


最后编辑于 2016-03-01 23:38

回复

3楼

香料市场神学院

香料市场神学院由其附近知名的香料市场而得名,已经经历了700年的风霜。这座神学院是作为卡拉鲁因清真寺的附加建筑而建,现在公众可以参观。建筑中庭的花样是默瑞内斯王朝时期的艺术范本,华丽又精致。色彩鲜艳的马赛克,配上精心吊饰的石膏和雪松木,玛瑙圆柱旁就是指示麦加方向的米哈拉布。这里很适合静静的发一会儿呆。


菲斯

菲斯

菲斯



最后编辑于 2016-03-01 23:40

回复

4楼

卡拉鲁因清真寺和大学

作为非洲最大的清真寺之一,卡拉鲁因清真寺是菲斯,甚至摩洛哥的灵魂中心。公元859年由一个来自突尼斯的女难民修建,扩建后可以容纳2万穆斯林同时祈祷。每次读到时间,回头看J小姐,她一定在掐指算:那时候中国。。好像是唐朝。是啊,总是这样对比起来才有感觉。


非穆斯林是不可以进入清真寺的。但是在一些店家的阳台上,还是可以瞻仰到清真寺显眼的绿顶,和绿色的光塔。

菲斯


大学图书馆,非穆斯林只能在入口处驻足观望一下。这楼梯美得要死。

菲斯


一千零一夜?


菲斯


在清真寺附近通常会看到水池。托1100年左右水利工程快速发展的福,摩洛哥境内开始盛行水池的修建。在菲斯古城,大概有60多个公共水池。有的相对简陋,只是靠墙的一个小手盆,有的则配有精美的雕刻和绚丽的马赛克。

菲斯


神学院门口的老者


他最想要的会是什么呢?


降落在摩洛哥的菲斯,像是掉落在一口满是颜料的深井。浓重的色彩不断在眼帘涂抹,喧嚣嘈杂持续呼啸而过。胡子,蜜蜂,光影和驴;一切发生的太快,我们的五官也超负荷运作。超负荷的结果就是一天下来回到酒店开始怀疑今天看到的一切是不是真的发生过。


菲斯是个千年的童话,城里走东走西吆南喝北的人们是主角。他们既繁忙又笃定。不管是穿拖鞋斜靠在墙边的店主,还是大步流星来祷告的人群;不管是买卖香料的商贩,还是雕雕凿凿的艺术家,我从他们眼中,都看到沉淀了过了千年的信仰。他们是信徒,而这古城,就是他们永不离开的神殿。

最后编辑于 2016-03-02 00:04

回复

5楼

2. 舍夫沙万 - 明明它可以靠'颜'值

从菲斯出发,向北直布罗陀方向,大概坐巴士3,4个小时的时间,就到了离地中海不远的,蓝色小城 - 舍夫沙万。就在不久以前,舍夫沙万以前的名字还只是沙万,就是山顶的意思。后来前面加上的舍夫,就是眺望的意思。


舍夫沙万,眺望山顶,满眼湛蓝。


有趣的是,蓝色并不曾经是这里的主色调。很久以前,这里的门窗都是被涂成穆斯林传统的绿色。1930年以后,是来到这里的犹太难民,为了表示和平,把这里染透了天空和天堂的颜色。另外,15世纪末从格拉纳达来得穆斯林和犹太难民,也给小镇沾染上了浓重的西班牙风。白瓦建筑,小阳台,种着橘子树的庭院,都是线索。


初进老城

一进到老城,就感受到舍夫沙万和菲斯截然不同的闲适气息。老城的入口,是一个小广场。广场的一边排列着几家咖啡馆和餐厅,另一边则是Grande清真寺 - 舍夫沙万最大的清真寺。坐在这里,吃个午饭,喝杯薄荷茶,看人。三三两两的游客,点缀在祥和平静的当地人中,这组合倒也还算是平衡。对面清真寺的喇叭里传出洪亮的cry,宣告着祷告时间的降临。在这里安静的小镇里,没有蜂拥而至的祷告者,只看到零零散散,从东边镇中缓缓踱来的老者,上了楼梯,阵间又缓缓踱去。


老者一律穿着这种尖帽子的长褂,传递着一种指环王的神秘感。我很喜欢这传统服饰,可J小姐说她觉得这衣服让她觉得有些可怕。

舍夫沙万老城

吃饭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从小在沙万长大的默罕默德,和他的小跟班。我们刚刚进入沙万的老城,脸上还写着一路从菲斯带来的犹疑和惊恐。坐下吃饭的时候,听到默罕默德和邻桌的法国游客聊天。法国游客说下一站的目的地是菲斯,默罕默德便向他们形容起菲斯的繁忙。鲜活的经历还历历在目,我们也连连点头,和大家聊了起来。


默罕默德说,在沙万,很多人会向你问好,是因为他们友好。而在菲斯,人们向你问好,大多是因为他们想要你的钱。


这句话,和默罕默德和小跟班脸上纯真的笑,让刚进入到沙万的我们,第一次放松了下来。


就着阳光吃午饭,不咸不淡,刚刚好。旁边默罕默德和他的小跟班肆意的打闹。

默罕默德的小跟班喜欢我给他拍的照片,千千叮嘱一定要发给他做facebook的头像。这小孩,一会儿拿来一个鼓,一会儿搬来一本书,一会儿捡起一只猫,在我的镜头前玩得这欢。


午饭的时候,野猫就全部跑来讨食。这只小猫长得实在太可爱,我和J小姐分了好多肉给她吃。看来,就是做猫,也要拼颜值。默罕默德在一群猫里面指了指他的猫。他叫他的名字,他才不理,只顾追逐他的猫女神,和我丢在地上的肉。舍夫沙万老城


第二天,我们又来找这家restaurant,她又来找我们。

舍夫沙万老城


离开广场前,默罕默德的小跟班开心的邀请晚上我们和他们一起抽水烟。


蓝色风暴

接下来我和J小姐飘移去蓝色风暴的中心,开始逛老城的居民区和商业区。在一排排蓝色的小房子里,我和J小姐的目的是没有目的的乱走。




在舍夫沙万的巷子里遇见女人的几率似乎比菲斯要高很多。不知这里的女人是长期受色彩的熏陶,头巾和长褂的颜色都搭配的很美。


在一个地方,要体会当地人的心境,除了看他们衣着的色彩搭配,还可以看小朋友的状态。若是像舍夫沙万一样,满街的小朋友像刚出锅的饺子,热气腾腾,那这里的人们一定很幸福。

舍夫沙万老城


问了才知道,这五颜六色的是染料

舍夫沙万老城

舍夫沙万老城


舍夫沙万的店铺也有很多,售卖着一些纪念品和艺术品,但老板们不会像菲斯商人一般惨烈的叫卖。


舍夫沙万老城


街头的画家,满脸的笑容


舍夫沙万老城


这幅也是他的画作


路上碰到家里开皮具店的西班牙人,他每年都会来舍夫沙万和他的叔叔住上三个月。他热情的邀请我们和一群法国游客去他店里喝茶聊天。

舍夫沙万老城


一大壶薄荷茶,两小时的友情。来自远方的朋友们,一起谈天说地。默罕默德说的没错,在沙万,和你打招呼的人,邀请你的人,大多是因为友好。

舍夫沙万老城


Copyright © 武汉音响批发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