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旦的故事 (二)/ 闫荣庆 张乐红

三只眼传媒 2018-03-13 03:25:51



木旦的故事 (二)

闫荣庆 张乐红


四  抗旱浇地


清晨,队长土虎没有因昨晚探水劳累而借此误工,他仍然照常上工,休息时,他叫队委会的几个人,到地头的柿树下,商量抗旱浇地的事。

会计张郎和副队长王强以及妇女队长李大嫂被队长叫到树下。队长说:“天这么旱,社员们干活也没有劲,昨晚木旦和我进黑龙洞探水。”接着队长把昨晚进黑龙洞探水之事详细叙说一遍,张郎和王强一听高兴地跳了起来,李大嫂也是笑得合不拢嘴。

会计张郎高兴地说:“这下可好了,有希望了,咱把洞里的水抽出来,队里的一百多亩庄稼有救了。”副队长王强说:“好事是好事,那可不容易,抽水得用电,变压器离洞口有一里多地,咱们两手空空,什么设备也没有,水不会从洞里自己跑出来,难啊!”



副队长说得大家凉了半截,几个人闭口无言。队长一看大家情绪低落,站起身来对大家说:“此事实属难题,我琢磨了一下,从洞口到变压器需要架明线,需要十五根左右的电杆,队里有树这好解决,电线怎么办呢?再一个问题是从洞口到水源还需电缆和水管各二百米,加上水泵电机,这些物资我们全都没有,咱们队里穷,没有钱购买,确实是个不小的难题。”

李大嫂听了刚才几个人的发言,心里很不服气,他说:“照你们的话说,抽水浇地就没有指望了,找到水源也无用了,我说咱们不能被困难所吓倒,办法总比困难多,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队长领着大家干吧,只要发动群众,什么困难都会迎刃而解,有困难不假,大家一条心,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李大嫂的一席话说得大家重新有了劲头。

可是眼下队委会的几个人确实感到困难不小,力不从心,论来说去定下了三条意见。一·把找到水源的情况汇报给村长,取得村委的支持,二·找村办煤矿借所需物资,三·今晚召开社员群众大会,向大家要办法。

说干就干,雷厉风行,队长向村长汇报了河后队抗旱保苗的情况,村长表扬了河后人的做法,他说:“能想办法找到水源,是好钢用到了刀刃上,木旦是个残疾人,能为抗旱出力献策,是我们的好村民。”

村长带着队长立马来到村办煤矿,矿长打开仓库,几个人看来看去只有破旧水管可以用以外,其它没有用得上的东西。

村长也感到困难重重,光凭煤矿的几根破水管难以解决全部问题,于是将此事如实汇报乡上。

乡上十分重视目前抗旱大事,乡长亲自拨通了县委和县水利局的电话,县委全力支持金村河后生产队的抗旱浇地的所需物资,要求水利局立即调配抗旱物资,以最快的速度解决问题,县水利局答应,明天中午将所需物资,按列出的清单,用专车送往金村河后。

队长的心落地了,但唯一难住人的问题就是钱的事,物资费用水利局出大头,河后生产队出1500元的小头,当时情况客观,这钱少也确实是个不小的天文数字。

天黑了,打麦场上架起了临时照明灯,晚饭后人们陆续向会场走去,木旦随大家一同来在了打麦场上。

和木旦能聊耍的人开起了玩笑,第一个说话的是李大嫂,她说:“木旦,你敢进黑龙洞,害怕不害怕,你和队长闹腾了一个晚上,要是出个啥事,那可怎么办呀!”

木旦脱口而出:“怕什么,咱光杆司令一个,死了丢条命,能跟队长一同进黑龙洞探水,出点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李大嫂接着说:“你为咱河后人办了件好事,让队长给你说个媳妇不是也应该吗?”又一个年轻妇女说:“你看,你看,李大嫂一说媳妇,木旦心里多高兴,他在偷着乐呢,想媳妇想急了吧。”

“哈,哈,哈……”引起大家一阵欢快的大笑。

木旦不好意思,扭过头来对大家说:“感谢大家的关心,不过大家都知道我是个残疾人,提起一条,放下一堆是个丑八怪,谁能看上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那是瞎想,算了吧。”

不少的妇女和年轻人都在逗乐木旦,打麦场上人声喧哗好不热闹。

忽然听队长大声喊道:“安静,安静,我们现在开始开会啦!”打麦场上立马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在说话。

队长说:“乡亲们大家好?今晚招集社员群众大会,大家也知道干什么,队委会的几个人,通过研究讨论,把抗旱浇地当成咱河后队的大事来抓,木旦和我进黑龙洞找着了水,情况大家清楚,现在是想方设法抽出洞里的水抗旱浇地,这是我们的目的!”

打麦场上想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年迈的赵大爷说:“自我记事起,至今没有听说过有人进黑龙洞,木旦和队长冒着危险进洞找着了水,这确实是为咱队抗旱浇地出了一把力。”

队长说:“抗旱是当前大事,今天我已和村上乡上联系过了,乡上也和县委通了电话,县水利局答应解决我们所需物资,估计明天中午专车将物资运到我们金村河后生产队。”

社员们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都为村乡县大力支持我们抗旱浇地叫好。队长停顿了一下接着又说:“眼下最急人的事就是钱的事,县水利局出大头,我们队出1500元的小头,大家都知道咱队家底薄,拿不出什么钱,现在我宣布队里向大家借钱,日后队里有了收入,一定归还大家。希望大家人人都献出一点爱心,伸出援助之手,帮我们队度过这个难关。”

木旦听队长这么一说,知道他在为钱的事犯愁,他从人群中站起来,挪动着他那不便的腿脚,走到队长面前说:“队长,是这,我自愿向队里捐款500元,不需要队上再还!”

打麦场上又响起一阵长时间的热烈掌声。

队长面向大家解释说:“不是捐款是借款,木旦第一个带头出钱,他的行动鼓舞了我,我出300元。”

“我出200元!”付队长王强说。

“我出100元!”赵大爷说。

王大娘拄着拐杖站起身子,这个衣着破烂的老人,慷慨解囊激动地说:“队里有难处,我们要管,我手里有500元现钱,是儿子们为我和他爹买棺材的钱,我们一时半会还死不了,队上急用就先拿去吧!”

打麦场上再次想起热烈的掌声!

队长站起来说:“大家安静,大家安静,现在钱已够数,我再次宣布,不是捐款是队里向大家借款,等队里经济好转,一定奉还大家。我向刚才出钱的   木旦以及大爷大娘们表示感谢!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散会!”



第二天早上,伐树,去煤矿抬水管,打坑,修渠等工程同时展开。中午时分,一声长鸣的汽车喇叭声响彻大地,汽车已开进河后的打麦场上,车上装的全是我们抗旱浇地所需物资,卸完车后,为了减少手续,队长把钱直接交给送货负责人,办完手续,一切顺利!

为了抗旱浇地,村上派来了电工,煤矿派出了焊工,队长成了大忙人,他有条不紊地指挥着大家干活。

木旦在黑龙洞里来回奔忙,他是洞里干活人的向导,他基本熟悉洞里的情况,他指挥着人们先抬潜水泵进洞,到位后又一根一根地把水管从远处抬到洞前待焊。到下午时,电线架好,通电后,再把洞口的水管按30米一段焊接起来,放好洞里的电缆后,把焊好的水管抬进洞里指定的位置,最后再逐段焊接起来。

黑龙洞里气温很低,队长为洞里干活的人备有棉袄和长筒雨靴,但是他们嫌麻烦,赤脚淌水,头上还冒着汗。木旦挽起裤腿,打着手电,在洞里进进出出不下二十余次。他心里想着,咱干不了别的什么,总知道洞里那里窄,那里宽,那里危险,那里需要注意,咱给他们指点指点,会加快施工进度,他虽然劳累一些,但他心里却感到像吃了蜜一样得甜。

黑龙洞前灯火通明,各项工程顺利进行,洞外的土渠修好了,电接通了,水管焊接好了,电缆水泵都到位了,凌晨三时胜利完工。

队长和技术员加上电工,最后一次进洞检查,细心认真,不放过任何技术疑点,经过检查确认工程质量合格,达到设计标准。



试机后,一次成功,运转正常安全平稳,清凉凉的洞水,顺管道流出洞口,顺着曲曲弯弯的洞前土渠,欢快地流进了大片的干旱的庄稼地里。

木旦和队长以及河后生产队的社员群众,还有参加施工的电工焊工,欢呼雀跃热情洋溢,高兴地欢呼声打破了黎明的寂静。

洞水潺潺,渠水哗哗,浇地人脚穿高筒雨鞋,按队长的安排,三班人马轮流工作。清澈的洞水流进了干渴的庄家地理,也流进了河后人的心里。

木旦和队长站在黑龙洞前,看到眼前的境况,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五  巧合之事


河后打麦厂上,来了两个不速之客,一男一女,年龄大概都在60岁以上,这两个老人一见人开口就问:“木先生在哪里住?”在场边闲坐的赵大爷答话说:“我们这里没有姓木的,有一个姓丁的叫木旦,不知你们找的是不是他?”两个老人中的男的说:“是我们搞错了吧,可能就是他吧。”

 “说吧,找他有什么事情?”赵大爷对着他们说。

赵大爷这么一说,拉开了那两个人的话匣子。

那个男的老人说:“我叫赵树旺,你们叫我老赵吧,我们是河南邵原人,这是我的老伴。”说着用手指了指身边的那个女人。

老赵继续说:“你们这里的木先生,不,丁先生,是个好人,他能说会算,谁家有灾祸,到你门前一看,便知道个八九不离十,我们这次来找他就是让他给我算算,看我家有什么灾难,怎样能避过灾难,保我家平安无事。”

赵大爷说:“我也姓赵,咱们是一家子的,你们认识木旦这个人吗?给他打过什么交道?”

老赵说:“没打过什么交道,不太认识这个人,只是一面之交。”

赵大爷说:“木旦他是个残疾人,他弄的那一套都是牛鬼蛇神的迷信,是骗人的,万万不可相信。”

老赵一听愣住了,慌忙对赵大爷说:“丁先生是个残疾人,但肚里有货,知道的东西不少,是个神人先生,老哥你给我说说,他家住在哪里,我现在就去 找他。”

赵大爷扭过头来对身边的老赵说:“老弟,我看你是个老实人,不是什么坏人,我领你们到他家去就是了。”老赵连忙表示:“谢谢,谢谢……”

赵大爷领着这两个人边走边想,听他们的话里,一定有什么事情,我今天要看看他们演什么好戏。不知不觉走过干家河,上了小土坡,来在木旦的大门前。

赵大爷推开木旦的刺拉门,高声喊道:“木旦在家吗?有贵客来找!”

在家休息的木旦,从床上爬起来,立马答话:“在家,在家,老叔,谁来我家找我?”说着推开正屋门来到院中。

还没等木旦说话,老赵夫妇一眼就看见了这个一瘸一拐的丁先生。急忙说:“丁先生好。丁先生好!”

赵大爷说:“你们怪熟悉的,是熟人吧?”老赵不好意思地说:“那里,那里。”老赵夫妇面对木旦脸红了,感到十分尴尬,神态不太自然。

赵大爷觉得这场面不太对劲,猜想里边一定又说不清的事,他看了一眼木旦说:“木旦,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木旦面对赵大爷和老赵夫妇俩,叙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木旦慈眉善月,由于生活所迫,他时常忧心惙惙,用迷信的手法,使一些信徒为他送上一点小利,维持生计。他也知道搞这一套是骗人的,干部和村长都给他谈过话,不让他再干此事。可一遇到具体的事,干部们看见只当没看见,木旦也曾表示,不再干了,绝没有下一次。可这上门的百姓们死活不走,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呀!

深秋初冬,木旦和金村的一伙烧香求神者,去河南阳台宫烧香拜佛,说是求神习经,接受圣人指教,而实际是游山玩水消闲度日。

木旦一伙人领略了王屋山的美丽风光,进出庙门叩拜神仙,烧香许愿,以求神灵保佑,人生平安。尽情玩了几天,和他们相随的一伙人都回来了,唯有他腿脚不利索,开了小差,在济源附近,走村串巷,想谋取一点小利而享。

这一天中午来在老赵的村上,太阳挂在当空,虽然已是冬天,但木旦跑得头上冒了汗,又饥又渴,这就进了老赵家的大门。

老赵的家是一个三间破旧的瓦房,是过去的老宅院,多年没有修葺,灶房在东边的墙角,一个三条腿锅头摆放在那里,显然做饭是烧柴禾的。柴草堆放满地,灶具放在旁边的石板上,抹布什么的悬挂在墙壁的木头橛子上,这里没有放水缸,水缸一定放在屋子里吧,这一切木旦看得一清二楚。



木旦走进正屋问道:“家里有人吗?”那个老赵的家人答话道:“谁呀,干什么的?”木旦说:“过路的,讨口水喝。”老赵的家人说:“哎呀,真不凑巧,我家缸里连一口水也没有了,等老头子担回水你才能喝上呢。”

这时老赵从屋里走出来对木旦说:“家里是没有水了,缸底朝天,你还是到别家去吧。”

其实,老赵家里的水缸满满的,不过这个地方缺水,水比油贵,能让吃个馍,不给喝口水,担一担水往返十几里,是不容易的事,可木旦一个人能喝多少水,真不应该瞒哄人,这么大年纪的老人面对老天说假话,实在是折了自己的阳寿。

木旦没讨上水喝,自知没趣,更不说吃饭了,他亟亟走出老赵的大门,对前来送行的老赵说:“没有水喝,算了,我就不喝了,我是个残疾人,是个算卦先生,你家风水有问题,不出三天有火灾之祸,半月内有人命大事,不早早疗治,待事出之后,那就后悔莫及了,”说罢撩开瘸腿扬长而去。

老赵一听愣了,忽然明白过来,“啊,原来是这么回事,不让你喝水,你竟敢说我家的坏话,我就不听你的鬼话,看你能把我怎么样。”老赵说完此话,双手关了大门回里屋去了。

木旦忧心惙惙,走在路上,天气这般时候,到谁家讨吃要喝呢?忽然脚下一跐,打了个趔趄,差点滑倒,站正身后急忙到另一家讨吃要喝去了。

木旦说的话是心里的气话,并没有实际根据,这不,已经是话出口的第三天了,还没有什么动静,今天天气多云,还刮着西北风,老赵和老伴早饭后,到闺女家去了。由于走得急,灶房烧火留下的火炭也没有拾掇,被风一吹,从三条腿锅头里漏下来,正好掉在下边的柴草上,不一会就呕着了火,风助火势渐而变大,十来八分钟,把老赵灶房堆放的柴禾和干草,,还有支撑灶房的顶棚烧了个净光,化为一片灰烬。

邻居们前来救火,也进不了大门,眼巴巴地看着大火毁了老赵的灶房,幸亏风停了,要不然一定会烧了他家的正房。

老赵闻讯急速赶回了家,看到家里大火烧过之后留下的一片狼藉,一屁股坐在院里的石头上,此时他想起了木旦在他家临走时说的话。

老赵坐在院子里,看着眼前的残景,心神不宁,思前想后,他这才相信那位先生说的话是真的。火灾是小,人祸是大,这可怎么办呀?老赵左思右想,心里七上八下,脑子一片空白,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得了,老两口深夜难眠,订下了立即前去山西找那个算命先生,疗治家庭灾祸的计划。
      事情的经过赵大爷听清楚了,他对着老赵夫妇以及木旦说:“怪不得你们一见面脸红脖子粗的,行动不自然,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赵大爷停顿了一下,又对老赵和他的家人说:“你们都是老人了,可你们做的事也太差劲了,几口水吗,是金价还是银价,尽管木旦说的话气人难听,那是对你们不给水喝地报复,不给水喝就是你们的错。”

老赵和老伴听了赵大爷说的话,感到自己做的事错了,实在惭愧,急忙说:“错了错了,千错万错都是我们的错!”

木旦听了赵大爷和老赵的说话,半天不吭一声,这时他站起来,对两位认错和道歉的老人说:“大叔大婶,你们远道而来辛苦了,事情的过错都怨我,如果我不去你们家要水喝,那就不会发生这不愉快的事,可话再说回来,既然发生了,我承认我做的不对,请两位老人多多原谅!”

老赵接过木旦的话说:“先生说得准,做得对,你是大师,知道我家的天灾人祸何时发生,我家失火的事可以作证。”

木旦急忙说:“我不是什么大师,是个残疾人,那天说的话是气话,别放在心上,如果事实证实我说的话是真的,那纯粹是巧合的事。”

老赵说:“先生真谦虚,做对好事还说巧合,我和老伴来你家找你,就是让你给我家消灾灭祸根治灾难,请先生赐教。”

赵大爷一听知道了他们来的目的,面对老赵和气地说:“你们千万不可相信木旦弄得那一套,那都是骗人的把戏。”

老赵一听急了,慌忙对木旦说:“行行好吧丁先生,我们打老远而来,就是相信你是神人,一定能给我家消灾驱祸。”

木旦实在没有办法,打发不走眼前的这两位老人,接着说:“这里没有外人,赵大爷也是好心,怕你们吃亏上当,说实在的,我弄得这一套都是假的,正像赵大爷说的那样是骗人的,不可相信,既然你们相信我,那我就将错就错,给你家疗治疗治灾难吧!”

老赵和老伴高兴极了,心里的那块石头总算落地了。



木旦走进自设的神坛,点燃桌子两旁的蜡烛,燃香焚烧黄表纸和锡箔。老赵和老伴急忙将拿出包里的点心和饼干,还有一方大肉,放至供桌之上,然后跪地叩头不断。

此时的木旦喃喃口语:神仙在上,下跪黎民百姓,求主为之消灾灭祸,保佑他家平安无事安居乐业。

木旦仍是不停地烧纸,叨叨口语,老赵夫妻俩和在一旁的赵大爷,也听不懂木旦是为何意而为。

突然木旦放声大叫:“下跪之人听着,我是天神大圣,前来督察民事,偶遇你们求治灾难,现听我言于后。”

老赵听后,慌忙跪地叩头许愿:“天神大圣在上,灾消祸灭之后,我原许下肥猪一口,供神仙笑纳!”

木旦假装神仙继续说道:“据土地灶君多次举报,你家违犯律条,私自挖取宅旁土埂用土,动了神仙风水,灶房陈设杂乱,火位不正,影响火神通行,这    次失火以示教训,若不正火位,修缮灶房,人祸临头,不可饶恕,现赐珍物一件,回家将此埋入大门内侧门槛正中下方,可避一切灾难发生,因事大忙,不可在此久留。”说罢吹起一口,全然消失。接着木旦右手在两支蜡烛之上分别绕了三圈之后,将一个红纸包放至供桌之上。

这时候木旦对跪在地下的老赵夫妇说:“起来吧大叔大婶,按神的意图办事就是了,回家填平挖土的沟壕,整修灶房,取正火位,多做善事,行善积德,和睦邻里。把珍物埋正方位,不可拆包看物,以防失灵。”

老赵夫妇俩站起来,放松了紧张的心,连忙说:“记下了,记下了……。”

在一旁看热闹的赵大爷看清了木旦表演的这场戏,真是骗人所为,可有人相信,愿打愿挨,能否管用,那还会是巧合的是吗?


                                 
六  打麦场上


几天过去了,木旦一个人在家里感到十分孤单,他走过河滩去找赵大爷唠嗑家常闲话,随便聊聊天,打发打发时间。

赵大爷无事,俩人一见面就有说不完的话,他们一同来在河后的打麦场上,坐在场边的石头上闲聊起来。

赵大爷说:“木旦,你弄的那一套,我算是看透了你捣弄的假象,百分之百是骗人的,那河南的老赵还相信的五体投地,受骗了还说你好。”

木旦说:“那有啥办法,对任何来者我都说那是骗人的,不可相信,可他们就是不听,我只好糊弄一气,骗了他们,他们这才相信,才能打发他们离开我的家门,时间久了,我这骗人的招术竟成了生财之道。”

赵大爷马上接着说:“还生财之道呢?只要没人上村长那里打你的小报告就是了,你不能借自己腿脚之残,不干活还骗人这还了得。今后要干点农活,这也是个锻炼,也是生活所需,等忙过这一阵子以后,叫队长过河南当红娘,给你保媒说个媳妇,早生贵子,活出个人样来。”

木旦看着赵大爷歪着脑袋说:“咱是个窝囊废,这一辈子还不就是这样了,还能娶个女人,不要做梦了。”俩人坐在一起越靠越近,你一言他一语说天道地,兴趣浓厚,时间悄悄从他们身边逝去,不知不觉已是吃晌午饭的时候了。

夏天来临了,金黄的麦子随风起伏,像海洋的波浪一样,木旦听了赵大爷的话,真的开始干活了,他带上工具来在打麦场上,和大家一起拾掇麦场,清理杂草垫土滚压,做好麦收准备,因为人们知道俗语农谚说:三月不操场,麦子土里扬。



麦收开始了,队长派木旦的活是看场,他脖子上挂着别人送给他的一架半导体破烂收音机,听听音乐和新闻,不误看场,两全齐美。

麦田里妇女们割麦又净又快,一块块的麦子,妇女们一过,镰到麦倒,一铺铺一行行,摆放整齐有序。小伙子们紧跟其后,肩扛扁担和绳子,捆麦利索担麦迅速,一担担的麦子在打麦场上堆成了小山。

中午是摊场晒麦的最佳时期,那时候没有机械设备,什么农活都靠人力来干。于是队长派妇女们先把担回来的麦子搜散,推到场边上,然后由有经验的老农把势,用桑杈把推来的麦子一杈一杈再搜好,最后均匀有序地把麦子摊在场上。

打麦场上沸腾热闹,人们干活卖力,汗流如雨。木旦也参加到搜麦行列,干得十分有劲,他心里盘算着今天的天气有点奇怪,闷热闷热的,像在蒸笼里一样。他到场后边的小树林里方便一下,刚走到小路边上就看见一条长蛇从路边跨过来,见木旦走上小路,“嗖”的一声跑掉了。再看路面上一堆堆黑压压的蚂蚁,成群结伙忙碌奔跑。木旦是个有心机的人,关键时候善于思考和动脑筋,他把看到的情况仔细联想推敲:蚂蚁搬家蛇过道,大雨必来到,在观看黄河南岸峨嵋山巅,雾霾笼罩山顶,过去老年人言道“南山戴帽长工睡觉,”就是说南山雾气遮顶,就意味着天要下雨了,天一下雨不能干活,就可以歇息睡觉了。

木旦想到这里,走回场里,圪蹴在场旁边,急忙打开收音机,用了好长时间才收到河南广播电台播放的天气预报,说是今天下午傍晚时分有雷阵雨,这下木旦心里有底了。

打麦场上摊场劳动热火朝天,木旦找到队长说:“队长,根据我的实地观察,今天下午有雨,咱们队里的防雨设备很差,要是一下雨,摊在场上的麦子没有碾完,来不及起场,就会泼场,那损失太大了。

对长一听,急着说:“木旦,你的意思是说,今天下午要下雨,咱们现在干的活是白干,不如停下来不干啦。”

木旦接着说:“对,为了减少损失,我们立即停止摊场劳动,也就是说现在把摊在场里的麦子重新收起来,打成麦垛,以防下雨。”

队长说:“算了吧,再有一个小时,麦子就摊完了,下午不误碾场,你这么一说,就听你的,你弄的那一套过时了,吃不开了,不要耍小聪明了,真是胡闹。是这样,听听大家的意见后再说。”

队长让大家休息片刻,把木旦的想法告诉了大家。这下可来劲了,妇女队长李大嫂首先说:“木旦,你能啥哩,太阳还挂在天上,晴空万里,你凭啥说下午有雨,你想挣死我们,一场麦子刚要摊完,你就让我们重新收起来,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痛,那是容易的事吗?”

赵大爷年纪大了,干不动活了,可这五黄六月龙口夺食之时,在家里坐不住了,他听说摊场不完,还要重新搭起来,走上前去探个实底。

赵大爷知道情况后,对木旦说:“木旦,你看这场里半半拉拉的还没有完工,你要来个回马枪,你想耍大家,这是出力流汗,不是说大话。再说了就是有大雨来,你早点干啥了,弄到这般田地,你想干什么?”

副队长王强说:“木旦,你弄的迷信一套能哄外人,可糊弄不了咱自己人,你上次夜探黑龙洞给队里办了件好事,大家敬重你,佩服你的胆量,可这大忙天弄了一场麦子,又要马上收起来,你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麦场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吵来争去,像开了锅一样沸腾不息。

这时候木旦移动着残疾的腿脚,走到场上大家的面前深有所思激动地说:“乡亲们,我木旦一没有才,二没有能,才疏学浅是个残疾人,无依无靠,是大家帮凑了我,使我有了现在这样,队长还准备给我说个媳妇,我更应该感谢,正因为如此,我要帮大家干点什么,要用行动来报答父老乡亲们的一片苦心。可话又说回来,根据我的观察和听电台的天气预报,又重点分析了今天的天气情况,我认为下午一定有雷阵雨,希望大家相信,这是科学不是装神弄鬼的迷信,我也是担心说错了话办错了事,是迟了一点,但亡羊补牢还来得及,究竟怎么办听从队长安排。”

听木旦这么一说,大家安静下来,打麦场上几乎连人们的出气声都能听得见,木旦的话深深触动了大家的心。大家认为,木旦观察过动物现象,又听过天气预报,这确实是科学不是迷信的那一套。



队长下令:停止摊场,重新收起摊在场里的麦子,以备下雨造成损失。现在每家回一人做饭,男劳力停止担麦,全力以赴搭跺开始!

打麦场上又热闹了,刚摊上的麦子又开始往起收了,木旦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这个病病歪歪的残疾人此时的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的甜。

男劳力如猛虎下山,挥舞桑杈,推地推杈地杈,来来往往你追我赶,不一会麦垛起了一人多高。

队长打着劳动号子,更鼓舞了汗流浃背的干活人。队长高呼,人们齐声符合,一呼一合热闹了沸腾的打麦场。


乡亲们呀加油干呀,不怕出力和流汗呀,
要和老天比高低呀,完工赶在下雨前呀!

乡亲们呀快快干呀,粒粒麦子汗水换呀,
男女老少齐上阵呀,丰收粮食囤冒尖呀!


半个小时过去了,队长下令回家吃饭,二十分钟后继续到场打麦跺。

二十分钟过去了……

由于下午不碾场了,饲养员和能干活的人都背着桑杈来到了打麦场上,打麦跺会战又开始了!

妇女们不甘示弱,干起活来比男人还有劲,妇女队长李大嫂打着劳动号子,更使在场的所有妇女增添了无穷的力量。
             

妇女半边天呀,不围锅台转呀,
敢和男人比呀,干劲大如天呀!

妇女半边天呀,粮食汗水换呀,
快马快加鞭呀,财兴家家富呀!


打麦场上群情荡漾,劳动号子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

木旦和赵大爷没有回家吃饭,他们也不感到肚饥,在场边整理着撒落在场外的一片片散麦子,脸上的汗水也流出来了。

一个多小时又过去了,木旦仰脸看天,他知道雨前的风快要来了。他对赵大爷说:“乡亲们多好呀,我只恨自己残疾,我多么希望自己身强力壮,和大家一起干活,不争气的自己真是一块无用的废料呀。”

赵大爷看了木旦一眼,态度和气地说:“木旦呀,你说的话错了,你已经替大家办了不少的好事,大家都记在心里,就说今天这事吧,开头我也不相信,这么好的天气会下雨,鬼才信呢,可后来听你那么一说,我才听懂了你的话意,你是有心眼的人,爱动脑筋,你是残疾人不假,残疾人又怎么了,你能为百姓办实事,那才是有用之人呢!”木旦听了赵大爷说的话,心里热呼呼的,对面前的这位年迈老人格外敬重。

搭跺劳动在紧张地进行中,时间一分一秒从身边悄悄逝去。



突然飙风四起,刮起了路面上的尘土,又扬起了场里的麦糠,霎时搅得天昏地暗,使干活的人们睁不开双眼,队长一看这阵势,快速叫木旦过来问他说:“木旦,是不是老天马上就要下雨了,场里的活还没有干完呢?”

木旦说:“队长不要着急,风是雨的前兆,离下雨还有一会时间,希队长合理安排人手,快速搭起麦垛和干完场里剩下的所有杂活。”

队长安排:女劳力把麦子推到跺前,男劳力挑麦上跺,弱劳力随后扫场,小青年整理好塑料雨布,准备随时盖好即将搭好的麦垛。

风起一阵越刮越猛,连场上的麦粒也被大风刮走了不少。麦垛顶上站着的那个青年小伙子,随时接受男劳力随风势挑上麦垛的一杈杈麦子,浑身衣服湿透,汗淋如雨。

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突然一声惊雷把打麦场上的男女老少爷们,吓了一大跳。大家都知道老天马上就要下大雨了。

麦垛打起来了,只剩下场里的麦籽还没有最后扫进场房里。木旦在场里指挥小青年开始搭塑料雨布,小青年们分别在雨布的四个角上各栓一个大石头,然后由一个人跨上麦垛把雨布牢牢地搭在高大的麦垛之上。

电闪一道道,紧雷一个个,劲风呼啸,树木东倒西歪,当最后一堆麦籽扫进场房时,风卷着豆大的雨滴倾盆而下。

河后的打麦场上被笼罩在雨幕之中,干活的人们钻进场房避雨。

电闪雷鸣震耳欲聋,雨声哗哗响彻大地,遥望远山雨雾蒙蒙,雨线似万千条银丝挂在天空,随风飘游。风助雨势铺天盖地。

队长没有进场房避雨,在场边空地上淋着大雨,不时地疏导着场里的积水。不一会成了落汤鸡,他双手抹着脸上飘洒的雨水,又成了唱戏的大花脸。
队长面对场里安然无恙的麦垛和扫进场房里的粒粒麦籽,心想:木旦呀木旦,你又为队里办了一件好事,使河后人免遭损失,河后人感谢你!好人一定会有好报!

 


作者简介:



闫荣庆   山西省垣曲县华峰乡芮村人,退休教师,喜欢文学,爱好写作,创作大量的诗歌、散文、小说。



张乐红    山西绛县兰峪村人,在绛县槐泉小学任教,绛县作协会员,曾在《涑源风采》《黄河晨报》《三晋都市报》等报刊发表散文、小小说多篇。


广告也精彩



三只眼传媒

《三只眼传媒》业务范围:

采编各种新闻稿件;

选登各种文学作品;

代发各单位工作资讯 ;

转发各类正能量文稿;

策划、刊登各种软性广告。

垂询电话:

13834952678(微信同号)   

13834095850(微信同号)

投稿邮箱:

48943335@qq.com

Copyright © 武汉音响批发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