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中的小确幸

麦芽余鱼 2018-03-13 12:54:26

 提示点击上方"麦芽余鱼"↑免费订阅本刊

多一些理解,少一些怨怼

多一些互相体谅,少一些不相忍耐

01


晚上路过小食街,寒风肆虐,正埋头赶路,忽然听见前方一个中气十足的老太太一声颇为响亮的催促:哎呀,你到底是走不走呀,可冷了。

 

我一个激灵,抬头一看,老太太花甲年纪,穿着一件大红棉袄,整个人精神又洋气。只是,此刻到蹙着眉头,两脚在地上不停的跺来跺去,两手插在袖筒里,满脸郁闷。

 

我初时还以为是在叫我,后来才看见身旁有一个同样年岁的老大爷,老大爷正盯着街道边一家卖烤鸭的店铺,驻足凝思,对于老太太的催促显然没听到耳朵里去。

 

“哎,你这人,是叫不动还是怎么的,你再不走,我可就不管你了。”嘴上说着,但脚下倒是利利索索的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来。

 

卖烤鸭的小伙子,一手麻利的将刚出炉的亮黄色烤鸭提出来,三两下砍成一截一截卖相鲜味的肉骨头,堆在案板上,色泽饱满,香味四溢,引的过往匆匆的行人不住的打量。老大爷更是往前凑近了几步,盯着那散发着浓郁香气的鸭肉,目光

灼灼。


02


切肉的小伙更加卖力,一边手下不停把大块的肉切的更加细腻,一边热情的招呼:“大爷,刚出炉的新鲜烤鸭,肉质正好,您闻这味道,多鲜嫩,给您来点吧。”

 

大爷瞅着案板上的鸭肉,正要搭腔,冷不丁被赶过来的老太太打断。

 

“他血压高,可吃不得。”

边笑着回话,边拉着磨磨蹭蹭的大爷往前走。

 

大约离了三四米远,大爷还在一路念叨要吃那烤鸭。


老太太毫不客气的怼了过去:“街边的东西不干净,特别是那些肉呀,肠子什么的,你晓得他洗了没洗,病死还是毒死的,吃了准闹肚子疼,搞不好还要打针吃药上医院。”

 

老大爷虽声量小,但执拗那劲儿倒是像个孩童一样不依不挠:“那店铺开了那么多年,别人吃了都没事,我吃一两口能有什么事,不是有一句话叫做‘不干不净吃了没病’,你呀,别整天跟洁癖一样,这也吃不得那也吃不得,那这日子过得还有什么意思。”

 

老太太亦回身道:“吃吃吃,你一天到晚,就想着怎么吃,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体都虚胖成什么了,又不爱运动,这个月都被送医院多少次了,还不忌嘴。每回医生都叮嘱‘病从口入’,你怎么没记在心里。”

 

老大爷被噎的半响没说话,垂着头,一副蔫蔫的模样。

 

“你实在想吃的话,回头我给你做。”

“不是水煮就是清蒸,没味道。”

 

“再怎么不好吃,也比街道上的干净。不管怎么样,街道的肉食就是不能吃。”

“晓得了,晓得了,哎——”

 

伴随着老大爷的一声长叹,两人互相搀扶着越走越远。离得远了,还能听见老太太不停的嘱咐和念叨声,以及老大爷垂头丧气的附和声。

 

不知为何,听见他们的碎碎念叨和互相挤兑,竟觉得异样的温暖。



03


碎碎念,碎碎念,估计很多人都会对耳边的碎碎念感到不耐烦,无论它是来自父母亲友,还是来自亲密爱人。

 

周星驰版的《大话西游》中,唐僧就像一个行走的话痨,不仅无法无天、顽劣成性的孙猴子,就连佛法无边、普渡世人的观音菩萨,都想对那张停不下来的嘴,不耐到想要动手动地步。

 

可见,念念叨叨有时候确实是一件让人忍受不了的事。

 

下雨天,不止一次的提醒,要带伞,要穿暖,不要淋雨。


出门了,像是长在耳朵边的小喇叭,停不下来的注意看车,注意脚下,注意走路。


聚个餐,电话连环call,不能喝酒,不能吃辛辣,不能吃太撑。

 

明明自己感觉什么都挺好,可在另一个人的眼中,好似就连绑个鞋带,穿个衣服都弄不好,非要千叮咛万嘱咐常念叨才会心理舒坦。

 

父母眼中永远不会自力更生的小孩。

爱人眼中总是不会照顾自己的生活小白。

 

有句话叫作关心则乱,一旦起了爱护之心,你能力超群,翻云覆雨,只手遮天也好,在关心你的人心里,你就是一个离开她的念叨和牵挂就无法独立存活的傻瓜白痴。

 

曾几何时,对于烦不胜烦的碎碎念无比抗拒,总觉得是大惊小怪,无中生有,可哪一天若走的天高地远,耳边清净才会浑然发觉,孤身一人的无处话凄凉。

 

我们总是嫌弃身边的人太过唠叨,无法忍受,可是只有发自真心才会坐立不安、时刻担忧。


珍惜在你身边唠唠叨叨的家伙吧,无论是父母朋友还是亲密爱人。

 

不爱,则话少冷漠;爱,才会碎碎念。



私人小微:chmaiyayuyu

可勾搭,慎戳哦!

Copyright © 武汉音响批发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