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这首长诗 用一生时光

步履不停 2018-03-13 12:36:23
年少的时候,我们足够疯狂,却不够诗意。致你们的情书在笔下回转生涩,被你们燃起的热泪在歌里酒里躲藏。想来,终归是情意过盛,却拙于表达。
这些年来青春渐行渐远,泪点似乎也水涨船高,早已经不是当初唱着突然好想你就会泣不成声的小姑娘了。然而还是在戴上耳机的寂静深夜里,抵挡不住的热泪盈眶。
惯例晚睡,看完一部动漫才发现群里被新专发布的消息刷屏,评论区满是泪目的表情,大家哭成一片,说着不愿告别。
在此之前我以为自己早做好了坚固的心理建设。不就是倒数第二张专辑吗,不就是煽情催泪告别梗吗,来吧,老子顶得住。然后我点开了。
然后哭成了狗。

那么多漫长寂寞的岁月,那么多动人心魄的诗句,那么多婉转曲折的心情,汇聚在你们笔下、脚下、指尖下,汇聚成深切入骨的不舍,汇聚成语无伦次的难过。
你们给作品九号起名为《自传》。我默念着这两个字,仿佛能看到阿信在凌晨三点的台灯下伏在桌案前,面容疲惫而眼神柔软,缓慢抚过CD架上每一张曾经的专辑。或许旁边的音箱里正在放着那首旋律悠长的,后青春期的诗。
“谁说不能让我此生唯一自传/如同诗一般/无论多远未来/读来依然一字一句/一篇都灿烂。”
这张专辑的每一首歌,仿佛都对应着过去的一首歌。光影恍惚间,像是乘上一架斑驳的时光机,遥望见最初的你们和自己。犹如多年好友。
我不愿面对过早预见的离别,所以坚持说着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五月天。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我会是在哪里
如果我们从不曾相识 不存在这首歌曲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我会是在哪里?”
自传开篇第一句,五月天用这声问候恰如其分地打开了我们情感的闸门。所有与他们相遇或因他们而相遇的人,在那一刻大概都红了眼眶。
时隔11年,五月天重登台北101大楼。阿信抱起吉他,在天台的风里唱道:
那一天 那一刻 那个场景
你出现在我生命
未知的 未来里 未定机率
然而此刻拥有你
某一天 某一刻 某次呼吸
我们终将再分离
而我的 自传里 曾经有你
没有遗憾的诗句
于是我忽然想起《步步》的南印度洋海岸边,那只庞大而孤独的象。
在失去你的风景里面 你却占据了每一条街
一步步曾经 一步步想念 在脚下蔓延
在充满你的回忆里面 我独自流浪海角天边
一步步走过 当时心愿
——2013《步步》
相音官博的简介文案这样写道:One day, Some day。因為相遇那天,所以总有一天。如果我们不曾相遇,我唱我的歌、你过你的日子;各自拥有83%或91%程度满足的人生,不会有任何遗憾——从来不知道缺少了什么,怎么会有遗憾呢?直到偶然开始运转、巧合持续发生,穿越言不及义的人群、终于相遇;那些不可思议、那些难以解释,也许都是一只蝴蝶动心起念的效应。一天24小时中、一天86400秒中,上一秒钟不能复制贴上,这一分钟无法另存新档;不能把过去的运气,储存到未来的场景。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值得一提的只有和你相遇。如果我们不曾相遇,就不会看见分离的长相;如果我们不曾相识,就不会知道遗憾的重量;至少这一次,让我们完整彼此一次。相遇本身就是奇迹,分离只是未完待续。Once, in a lifetime。
嗯,这很五月天。
“苍狗又白云,身旁有了你,匆匆轮回又有何惧。”
幸好我们相遇。
成名在望
找一个和弦开始唱 
那故事遗忘的时光
起点是那平凡的成长 
或初学吉他时 少年们 的模样
这是自传的最初。那是1997年,五月天刚刚从一个叫“so-band”的小小乐队脱胎换骨。最早的那些歌曲,不见不散、八月爱人、金色大街,都是不为人知的晦涩记忆。直到志明与春娇得到李宗盛的喜爱,这五个弹着吉他打着鼓的青葱少年才开始慢慢走上舞台。
这首歌以五人的和声开篇,主唱的声音渐渐清晰地流淌入耳。像是娓娓道来一段温柔而漫长的回忆。
那一年的舞台没掌声没聚光
只有盆地边缘不认输的倔犟
排练室的日夜在争论在激荡
以音量去吞噬无退路的仿徨
其实我曾不止一次地想象过,零四年在北京无名高地的那段日子里,台下只有几十个听众的小酒吧,在露天草坪上轮流睡觉看守乐器和设备的第一次公演前夜……那时,他们该是怎样的心情呢。
我好奇到连梦里都想穿越回那些年,跑去做他们台下pogo的听众。
而阿信写下这样的回答。
梦是把热血和汗与泪熬成汤
浇灌在干涸的贫瘠的现实上
当日常的重量让我们不反抗
倒地后才发现荒地上  渺茫希望绽放
后来呢。
后来,五月天在内地渐渐成名。《爱情万岁》专辑之后,final-home巡演之后,知足倔强突然好想你恋爱ing在大街小巷响起,演唱会听众从百到千到上万,公演地点也从不知名的酒吧到台北体育场,到工体,到鸟巢。无数广告代言,通告采访,那段声名鹊起的时光聚集起现如今大部分的内地五迷。我大概也只搭上了他们鼎盛期的尾翼。
可是在这首歌里才明白,那风光却并不单是我们以为的样子。
一站又一站的流浪 那旅馆和空港
一遍又一遍的采访和攻防
一双又一双的目光 像监狱和高墙
墙里的风光是不是如当初想像
阿信在此处的嘶喊,像极了高中那年曾经剧烈震撼人心的一首歌。
轰轰烈烈的排行 沸沸扬扬的颁奖
跟着节奏我常迷惘
当人心变成市场 当市场变成战场
战场埋葬多少理想
——2008《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
想来,那时该是诗人的迷茫年代。可我直到今天才听懂他想要表达的心情。
经过了那么多曲折心酸,那么多孤单无眠,那么多茫然失措,然后呢,终于成名在望之后呢。
我梦到当时我们翻过墙
曼陀罗花沿途绽放
我们光脚越过人间荒唐
多年之后,那高台上少年们的身影在印象里重合,回到最初为理想而倔强不屈的模样。
可是这世上有多少人是永远也记不起最初的自己了呢。忘记了,丢掉了,不愿捡起了,迷茫之后动摇妥协,终于成为归附世界的大人。
可我永远记得那年的五月天在镜头下眼神坚定的光。
其实我们都一模一样
无名却充满了莫名渴望
一生等一次发光
宁愿重伤也不愿悲伤
让伤痕变成了我的徽章
刺在我心脏 永远不忘
——2008《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
于是这首歌的尾声,成名在望终于不再只是年少的狂妄,也不再是风光下的火光。
那黑的终点可有光
那夜的尽头天将亮
那成名在望
无关真相 如果你心始终信仰
我时常想,多幸运,这一路总有你们在耳边安抚鼓励。于是我遇见了许多有着相同信仰的人,同样不甘妥协地嘶喊着,努力着,向蔚蓝的天光伸出手去,寻找生命的另一种绝对。
“少年回头望,笑我还不快跟上。”
一切迷惘终于在此刻都有了解答。
好好(想把你写成一首歌)
想把你写成一首歌 想养一只猫
想要回到每个场景 拨慢每只表
“主唱音一起,未语泪先流”系列。
词曲里满满的柔声细语,连吉他拨弦的动作都似乎轻得小心翼翼。
——冠佑一贯的混蛋作曲风格。阿信不知道积攒了多少年的单身狗洪荒之力也来恶意加满buff。
生命再长不过烟火落下了眼角
世界再大不过你我凝视的微笑
在所有流逝风景与人群中
你对我最好
每次听他们唱情歌,总觉得像把世间所有美好都倾洒进去了。
像一只温顺的猫,踮着柔软的爪子,轻踏过音符起落间。百叶窗的缝隙里洒下午后的光影,有人闭着眼,嘴角残留笑意,手指轻敲着桌案。
仿佛有熟悉的旋律在间奏里响起。
那年烟花 满天幸福的爆炸
看 他的眼睛 舍不得眨 倒映着火花
他笑着说 相爱就要幸福呀
懂 可是我们 却把幸福 挥霍完了啊
——2004《回来吧》
有人说阿信写情歌总有惯用的意象,譬如彩虹,夏风,星空,诗与烟花。加上清甜的谱曲,温柔的唱腔,浅拨的和弦,一下就能勾出眼泪。
都是套路。可五迷偏就吃这一套。
你和我背着空空的书包
逃出名为日常的监牢
忘了要长大
忘了要变老
忘了时间有脚
 
时间的电影结局才知道
原来大人已没有童谣
最后的叮咛
最后的拥抱
我们红着眼笑

我们都要把自己照顾好
好到遗憾无法打扰
好好的生活
好好的变老
好好假装我已经把你忘掉
这是整张专辑里我最爱的一首歌。
因为没有人知道我听着它仅3分18秒的旋律埋头哭了多久。
兄弟
我的兄弟啊 
我们都变成 岁月的形状
如今人生各有战场 你的难题 我的烦恼 已不一样
是否就像当年的幻想 我们的模样
上周和几个高中好友夜市撸串。细数当年的同学,从回顾旧事到拼凑现状,最后总是感慨惆怅。当年的死党们散落在各地,各自奔忙,联系寥寥,不知何夕才能再聚。而有人步入社会,为事业焦灼,有人在外漂泊,正前途未卜,有人已经结了婚,有人向家里出了柜。
光阴变幻,你可成为了当年想要成为的样子?
世事无常,我们抓不住命运翻覆的手,只好在棋盘上颠簸前行。所幸还可相聚,举杯共享长夜。
当其他人都
一次一次 一次一次 对我失望
一个一个 一个一个 慢慢走光
我的兄弟啊 抬头是你在身旁
再干一杯敬那年 狂妄理想
想起北岛那句“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更深刻的印象,却还是那首《干杯》。
会不会 有一天 时间真的能倒退
退回 你的我的 回不去的 悠悠的岁月
也许会 有一天 世界真的有终点
也要和你举起回忆酿的甜 和你再干一杯
——2012《干杯》
翻到空间留言板最早一页的记录,回想起我们的相识,然后忍不住笑起来。
五年前手写的书信已经泛黄。来自天南海北的明信片夹在书里,有不同的味道。
重回小学校园。驻足在翻新的操场和教学楼前,爬山虎依旧葱郁,只是不见了那些年低回盘旋的鸽子。
我的兄弟啊 人生最狂时光 刚好你都在场
我的兄弟啊 人生最好时光 是和你 兄弟一场
感谢是你,陪我走过一生一回匆匆的人间。
人生有限公司
第一个部门主管叫做爸妈
你只要乖乖听话
第二个部门专门改造傻瓜
会念书会考试的那种傻瓜
第三个部门负责财务计划
要你和现实打架
第四个部门任务更加复杂
去寻觅去恋爱去找她或他
这首歌秉承五月天一贯的反叛摇滚风格,歌词精妙,直击人心,曲调干脆,节奏犀利。
也毫无疑问地想起了《三个傻瓜》。
不能谈恋爱 这麼这麼 认真就是他 登场第二个傻瓜
大人告诉他 别怕别怕 爱情和青春 会在未来等著他
所以他丢了 诗和天真 寒假和暑假 篮球漫画和吉他
他终於哭了 就在那天 回忆缺席了 最後一次凤凰花
——2012《三个傻瓜》
「你曾挣扎过吗?你曾反抗过吗?」
「你曾深爱过吗?你曾放纵过吗?」
「你曾停下过吗?你曾怀疑过吗?」
值得庆幸的,大概是这六个拷问我无一例外都尝试过或正在尝试了。
我时常惊异于阿信这么一个已然四旬的大叔,究竟是怎样写下这些年轻人才有的带着满腔热血和叛逆的拷问。而我目之所见的许多年轻人,反而心态世故如同父母长者。
在这样的世界上,天真大概显得危险而愚昧。而坚持唱出这份天真叛逆,对一个在世俗世界里浸染多年的成人来说,该抱有多大的勇气和信念。
我敬慕他们。这是很重要的理由之一。生命短暂,而光阴仍长,我们匍匐其下,活成了它的奴隶,却也有人在奋力挣扎,渴望从有限的岁月之间窥见永恒。
人生有限公司,没有一天能请假。
人生有限的话,你想要怎样喧哗?
后来的我们
后来的我们 依然走着
只是不再并肩了
朝各自的人生追寻了
这首歌作为《突然好想你》的后续篇,在刚放出来时就赚足了眼泪。几乎每个第一次听到它的人,都会被阿信的声音带回那个旧日和风的2008年。
突然好想你 你会在哪里
过得快乐或委屈
——2008《突然好想你》
那年我们与谁共分一只耳机,与谁在KTV同唱,又是谁在大段唱词里想到谁而掉了泪。
一幕一幕,都恍如隔世。
那年的我们还不知道mv里青涩的王大陆后来会人尽皆知,正如后来的我们也不知道那对恋人为何没有成为爱人。
我们 那么甜那么美那么相信
为何我们
还是要奔向各自的幸福和遗憾中老去
——2008《突然好想你》
而八年之后,阿信低声唱道。
用新的幸福 把遗憾包着
就这么朝着 未来前进了
有再多的不舍 也要狠心割舍
别回头看我 亲爱的
这首歌与其说是后续,倒不如说是道别。
一个为过往种种划上句点,从此自由追寻彼此幸福的,真正意义的道别。
“别回头,就往前飞奔”。
我们大笑,我们痛哭,我们歇斯底里,我们昼夜倥偬。那些微不足道的光影的涟漪,那些难以释怀的过去的故事,那些翻滚不休的青春的眷恋,终于以这样的方式抵达时光的彼岸。如同注视一场沸腾的大戏安静落幕,舞台后的我们,终于得以与那些年软弱年少的自己握手言和,拥抱告别。
在某处 另一个你 留下了
在那里 另一个我 微笑着
另一个我们 还深爱着
代替我们永恒着
如果能这么想 就够了
这首歌的MV里,当年的男女主角再度同框。在幻想出的平行世界,他们于夏日的湖边重逢,牵起手去麦田散步,拥抱,接吻,将那年的爱情延续完满,再无遗憾。
而现实世界里,她抱着他当年遗落的衬衫,对着空荡荡的洗衣机大喊。
你在哪儿,我好想你。
 
后来的我们。突然好想你。
顽固
每当我迟疑 从不曾忘记
活在我心深处 那顽固的自己
这首歌给我的感觉依然是万分熟悉的五月天式风格。评论里都说像是倔强的2.0版本,字里行间又听出了出头天的气息。
逆风的方向 更适合飞翔
我不怕千万人阻挡
只怕自己投降
——2004《倔强》
 
永远等待那一日 咱可以出头天
人生不怕风浪
只怕自己没志气
——2008《出头天》

《后青》和《神舞》这两张专辑对五月天来说大概真的有其特殊的意义,单从新专的歌词来看,不少都对应其中,像是隔了七八年的时光,向过去的自己点头致意。
对我们而言,则更像是一场盛大的怀缅。因为共同走过,所以泪盈于睫。
一次一次你吞下了泪滴
一次一次拼回破碎自己
一天一天你是否还相信
活在你心深处那顽固自己
“鼻青脸肿地哭过,若无其事地忘记。”
这些年来韶光如戎马,我们各自经历了许多不得尽述的故事,一路跌跌撞撞地成长至今,在岁月的洪流里身不由己地发生变化。五月天亦然。
但是弦音一起,如诗酒令般传到心上。于是时隔经年之后,我们还会在他们的歌声里重逢。
我知道我们还会重逢。
因为他们说过:“不管你有什么样的梦,不管你有什么样的明天,不管你有什么样的愿望,不管你想要怎么唱怎么跳,五月天一定陪你走到出头天的那一天。”
走过的叫足迹 走不到叫憧憬
学会收拾起叛逆 学会隐藏了表情
卸下了这面具 我想说谢谢你
谢谢你一路陪我到这里
派对动物
你忘了笑 还忘了能哭 本性被驯服
花两亿年 进化却没有进步
这首歌于5月20日作为新专辑主打曲先行发布,其实是更类似《离开地球表面》那样鼓点鲜明节奏欢快的摇滚。可我听了几遍之后却无法不想起曾经的一首歌。
上课钟 变成打卡钟
单行道般的人生流失在车阵中
进行曲 规律的平庸
活的像是一句标语 压韵而服从
——2008《生存以上生活以下》
五月天总是这样,越是他们的老本行——摇滚——越能娴熟地开启反讽技能。直戳人心软弱之处的本事简直十七年如一日的令人发指。
然而在唱出那句“不愿被当宠物,宁愿变成怪物”时,我想每个人心中的快意又都是难以言表的。
人生难得糊涂,偶尔脱轨演出。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成为派对动物吧。
「他们偶尔迟到,但一定会到。」
最好的一天
闭上眼 请你闭上眼
问自己 无数平凡 日子里面
选出 你生命中 最好的那一天
人生中最好的一天,你会如何挑选?
这首歌是全程带笑听完的。因为旋律欢乐到想召集朋友们组一只球队去踢世界杯,歌词蠢萌到想虎摸一把作词人鬓角整齐的包子脸。
银河说 地球你好了没
你也是小小圆点
宇宙说 银河你乖一点
你也有千亿同类
贫瘠小行星种一棵玫瑰,困在囚房里听见音乐。
听到这一句,相信不止我一人想起了那五个穿着条纹囚服开起了演唱会的憨人。
我有我的路 有我的梦
梦中的那个世界 甘讲伊是一场空
我走过的路 只有希望
希望你我讲过的话 放在心肝内
——2000《憨人》
我们时常处于种种情绪的错综交杂中,为了虚无渺茫的未来无所适从地被迫用力过好当下,一面又忍不住频频回望过去的美好。这些是每个生命的固定轨迹,而五月天的歌像是打开了一扇门,带我们热切地跳跃欢呼,然后在这热切里穿破迷雾。
庞大或卑微 恒久或瞬间
人间的挂碍 都是相对
In my life best day. Any day. Best day
少年他的奇幻漂流
我们会航向怎样的未来
无数命运流转
打造了无数的相异的罗盘
这首歌的编曲之恢弘壮丽,与其说它是一首歌曲,倒更像是一部规模庞大的史诗。阿信的高音动人心魄,士杰和阿璞的和音完美地贯穿始终。管弦乐交织奏响,背景乐开阔如同大海上云雾汹涌,波浪起伏。
人们口中方舟 像一叶小船
耳语溢出甲板 风雨摇晃旗竿
人们切开山峦 剪下了云彩
削成了万支桨 缝制风帆
寻找呐喊 未知的未来
上一首有这样感觉的,大概数《2012》和《诺亚方舟》了。随着时间推进,自传终于来到了第二人生。
再看 最后一眼 青春的星空灿烂
火光就像 盛夏的烟火
欢送 挣扎万年 文明的巅峰
我们啊 将变星尘 永远飘在 黑暗宇宙
——2012《2012》
让诺亚方舟 航向了海平线
让诺亚方舟 航向了换日线
让诺亚方舟 航向了天际线
让诺亚方舟 航向了无限
——2012《诺亚方舟》
正如二者曾向整个人类发出的质问一样,在这首歌里阿信仍然没有放弃对人性的追问和探寻。
诸神已离开 鬼在狂欢
而人们在纠缠
谁生错血脉 谁长错色彩
谁梦错了期待
漂流无边汪洋 不叫做孤单
夜色的最黑暗 那不是最黑暗
而是人们无穷无尽的争端
虽然是一贯的风格,却在这样宏大的编曲中依旧显得振聋发聩。如同波涛险峻的千里大海上一叶单薄扁舟,在风雨飘摇的昏暗天地间孤独漂流,不屈呐喊。最终风暴溃散,万丈霞光破开云层倾泻而下,这才又是一个新轮回的开始。
朝霞中呢喃 释然如海
你向我靠过来
谁说要庞大
才能够伟大
“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海也不再有了。”
终于结束的起点
终于结束的起点 终于写下句点
终于我们告别 终于我们又回到原点
这首歌里蕴含的回忆太过庞大,感情也太过充沛丰盛,句句都唱在了心坎上,神经上,泪腺上,几乎要到了应接不暇的地步。
吉他旋律一起就是《让我照顾你》的前奏。歌词第一句就是“还记不记得我和你最初的相信”。于是我们果然乖乖戴上了耳机,沉入曾经的回忆。
是你 爱你让我变的更强
为你战斗永不投降
让我照顾你
我要让雨停 出太阳
——2004《让我照顾你》
我将他唱在歌里
曾经属于我们的相信
希望我们永远都不要忘记
——2001《相信》
“当时无限珍藏的回忆/变成无处躲藏的雨季/让最小事情/都变成最痛叹息”。
世界纷纷扰扰喧喧闹闹 什么是真实  
为你跌跌撞撞傻傻笑笑 买一杯果汁  
就算庸庸碌碌匆匆忙忙 活过一辈子  
也要分分秒秒年年日日 全心守护你 最小的事
——2006《最重要的小事》
站在这起点
其实没有走远
其实不愿告别
其实我心中 依然想念
拥抱着遗憾 岁岁年年
却要在今天
头也不回的告别昨天
阿信在发布会上说:「這張唱片在昨天凌晨出來之後,我們其實偷看了很多大家評論,大家可能有些感傷,就是覺得這是一個告別的專輯。其實我們也是看來大家那個評論才覺得,那是⋯⋯(瑪莎:原來要告別)我們只是寫個自傳而已。」
看到这的时候我真想说,怪我们咯,听了这首歌还以为不是告别才有鬼咧。
但也许,自传的意义从本原来说,正是另一种形式的告别。
认真地挥别过往,才能不留遗憾地用力向前。所以在这里,终于结束的起点,我们终于回到一个全新的原点。
“未来的我们,也许能说声好久不见。”
任意门
我们曾走过 无数地方和无尽岁月
搭着肩环游 无法遗忘的光辉世界
行天宫、唱片行、南阳街、信义路、七号公园、自强隧道……
这首歌才真真正正是这五个人的一生自传啊。连我们也不完全知晓的,从年幼到青春,从成长到成名,从青涩少年到成家立业的人生缩影,都被写在了这首歌里。
苗栗孩子 搬到台北求学
水手之子 重考挤进 信义路校园
和高雄学弟 当时看不顺眼
自强隧道 漫长的像永远
椰林大道 谁放弃了 律师的家业
苗栗孩子,就是那个在摇滚乐团里打鼓却毫不摇滚,像是公务员上班一样平静的鼓手,却在演唱会上求婚、用表情包秀恩爱的,小玫瑰和小蔷薇的爸爸,冠佑,刘谚明。
水手之子,就是那个2005年出国留学,专门为送别他而举办的《你要去哪里》演唱会舞台上哭得泪流满面,现在也有了两个可爱儿子的吉他手,石头,石锦航。
高雄学弟,就是那个以长相秀气却犀利毒舌著称,外号“小甜甜”、“尖嘴莎”,并在去年刚刚步入婚姻的贝斯手玛莎,蔡升晏。
自强隧道少年,就是那个作词如写诗、已过四十岁却仍童颜不改童心未泯、总是拒绝成为大人而永远向往青春热血的北投少年,因为打鼓不如冠佑吉他不如怪兽所以只好当了主唱的主唱,阿信,陈信宏。
放弃律师家业的,就是那个长相帅气但身高硬伤,却倾尽自己所有献给这支乐队,连妈妈也会给成员们做夜宵,因为猜拳输了才当上的倒霉队长,怪兽,温尚翊。
许多人吐槽说,这五个人的颜值真的称不上偶像天团,之所以这么多年都不单飞,大概就是因为一个比一个丑,谁单飞谁死。作为多年粉丝我实在很想拍案而起,通情达理地告诉这些人,他们才不是丑,只是帅的不稳定。
许多人吐槽说,五月天就是一个黄段子天团,多少通告和live上的黄色冷笑话合辑简直满天飞。我只想说,他们的罪行何止讲段子,他们主唱还说自家粉丝是神经病。
许多人吐槽说,五月天的歌曲特色就是“写歌一时爽,唱歌火葬场。歌词从不记,全靠提词器”。对于这个,我没什么好说的,都四十好几的人了,多点关爱成吗。何况你还指望一个公然向海绵宝宝表白遭拒的主唱能正直严肃到什么程度。别闹了。
如果我不曾走过这一遍
生命中还有多少苦和甜美
那风中的歌声 孤单哽咽的声音是谁
回忆中那个少年 为何依然不停的追
——2003《生命有一种绝对
这首完全意义的自传曲,要说与过去的哪一首歌对应,大概最契合的就是它。
从当初在学校握着书本盼望下课铃响的平凡少年,到如今已为人父渐显沧桑的中年男人。岁月的无情流逝终于也让他们来到这里。他们会累,会老,会感慨世事无常,会梦回旷野田园,也会笑着回忆最初的自己。
任意门里我们偶尔也疲倦
平凡的我们 也将回到 平凡的世界
生活中充满 孩子哭声 柴米和油盐
曾和你走过 麦迪逊花园
任意门外绕一大圈
你问我全世界是哪里最美
答案是你身边 只要是你身边
转眼
这是我自传最终章
写这首长诗 用一生时光
“转眼走到了自传最终章,已浏览所有命运的风光”。
这首歌犹如一位垂暮的老人坐在窗前,静静低语这一生岁月的沧桑。
在我的时代 还有唱片行
如同博物馆 装满了希望
披头与枪花 爱情和忧伤
永远骄傲 高唱
八年前的十万人出头天演唱会上,阿信那段talking成为我们至今难忘的经典:“这一路走过来,是一个奇迹,不是五月天的奇迹,是属于全场大家的奇迹。以前很羡慕在英国有个披头四,现在觉得很窝心,因为大家一直拱着一个五月天。”
这个乐队成军十七年。他们不像大众认知里的摇滚乐队一样玩重金属,走浮夸风,不吸大麻也不砸吉他,在台上永远是简单干净的T恤牛仔马丁靴,从曲调到嗓音都温和清澈,沉着无畏。
就是这样一步步走来,唱出了自己专属风格的摇滚万岁。
成不了披头或枪花又有什么可惜呢,因为他们是五月天啊。
有没有那么一朵玫瑰 永远不凋谢
永远骄傲和完美 永远不妥协
有没有那么一首诗篇 找不到句点
青春永远定居在 我们的岁月
有谁能听见 我不要告别
——2008《如烟》
如烟里面盛载的满是遗憾眷恋和不舍,然而时隔多年阿信再次以一个老人的口吻唱起这首歌,却再没有了当初的迷茫忧愁,只是怀缅和释然。
有没有人 在某个地方
等我重回 当初的模样
双颊曾光滑 夜色曾沁凉
世界曾疯狂 爱情曾绽放
 
有没有人 依偎我身旁
听我倾诉 余生的漫长
在你的眼中 我似乎健忘
因为我脑海 已有最难忘
 
有没有人 也笑忆过往
跌跌撞撞 当时的蠢样
最平凡日子 最卑微梦想
何时才发现 最值得珍藏
拜伦在诗里写:“倘若我们他日相逢,隔了悠长的岁月,我该如何面对你。以眼泪,以静默。”
陈信宏在诗里写:“不能忘怀的,至少释怀吧。在风里。”
我们都会不可抵抗地老去,又不可抵抗地离别。那些漫长的记忆无处讲述或存储,最终也只能随肉身消散如烟。包括对他们的敬慕,包括对青春的信仰。
虽然如此。即便如此。
这确实是我们的生命中最温柔而美好的事。
What's Your Story
这是一首很特别的歌。
它全长19秒,代表1997-2016这十九年。
它没有歌词,也没有旋律。只是一片空白。
它是五月天专门给五迷的一首歌。让我们在这19秒的空白里,自由书写我们的故事。
 
“而我的自传里曾经有你,没有遗憾的诗句。”
你说那 C 和弦就是...
许多年后 学弟也都长大
变成学长 接棒教着吉他
紧张右手 带着学妹轻刷
没办法啊 都是为了教吉他
……好的不用说了这又是一首教你用吉他把妹正确姿势的教学曲。
旋律欢快明亮,和弦简单粗暴。妥妥的就是《T1213121》的2.0版。
学长说过 想把马子 要会弹吉他
又帅又酷 又有才华 就是弹吉他
四大和弦 一套指法 速成弹吉他
吉他不难 学长他说 这样弹吉他
——2012《T1213121
很不领情地说,这首歌放在最后简直就像是一个先把人煽情到哭的不可自已,再用这招让人破涕为笑,企图死皮赖脸哄女友开心的不要脸的男票。
都是套路啊摔!大叔你很懂的样子啊大叔!
别做梦了我才不会吃这一套呢混蛋!有本事你宣布再发十张专辑啊!
你无忧 像一套明亮 Do Mi So
你温柔 如走在风中 Si Re So
悲伤时 还有我陪你 La Do Mi
你的和弦 没有人管 唱出你的自由
有人说,在唱了这么多你或你心里的歌之后,他们好像终于唱起自己的了,这比什么都难,因为越是坦白越是无法用任何艺术性或华丽辞藻来表达。
有人说,五月天写了一张只有五迷才听得懂的专辑,却有着唱哭全世界的本领。
有人向玛莎提意见,认为这是一张情绪门槛很高的专辑,如果不是五迷有些歌可能很难入内。玛莎说,「不一定要所有的人都喜欢,只想诚实和无愧。」
冠佑说,「这张专辑为什么会做了很久,是因为我们每个团员在自己创作写歌的时候就写了很久,拿出来的demo应该有60首。」
石头说,「我们可以做一张专辑,让大家一听就知道这个是五月天做的。」
怪兽说,「这一路上想说的話,都已经放在音乐里面,希望这张专辑可以陪伴大家很久很久。」
阿信说,「回想20年前,我要告诉当时的自己,你相信的事物,最后都会变成美好的风景。谢谢你们一路的陪伴。」
 
五月天第九张创作专辑,全长59分59秒。
这真是一个奇妙的巧合。
然而在这巧合之外的——那些深夜凌晨的创作,不眠不休的编曲,多次反复的修改、讨论、录音、团练,一点一滴,一天一年,都是我们难以想象的艰辛。
多少人从他们的歌里生发力量,多少人从他们的词里明白道理,多少人从他们的故事里握住梦想。
他们全然当得起偶像这两个字。
一生一次的伤停补时,一期一会的勇气之诗。
这就是五月天啊。
 
我们约定要一起唱歌直到八十岁。直到他们拄着拐杖在台上颤巍巍地出现,直到我们也童颜皓首白发苍苍。
写这首长诗,用一生时光。


Copyright © 武汉音响批发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