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是乡下人

人民作家 2018-05-11 13:21:27

散 文



偶是乡下人

 

江苏/朱婧婧

 

小时候去爷爷家对我来说是一种痛苦。因为那里没有电视、没有自来水、没有洗浴的莲蓬头,我这个城市的娇小姐根本住不惯。因为不去,父亲曾给我很厉害一巴掌,这也是我记忆里唯一被父亲打过的一次。所以即便是小时候在爷爷家,我也是抱着几本小人书度日。

城里的女孩子去了乡下,好奇的总是邻居家的野小子。讪讪地门口徘徊,在空地上拿竹竿厮打,只要我的头从书本上抬起来,便会听到一阵放肆笑声。于是在星夜里会请同村的小姑娘,或者表妹的朋友来相邀,一起去稻田里捉田鸡,去芦苇荡斩甜杆,去西瓜地理挑西瓜。因为闷,我偶尔会答应和那帮姑娘、小子一起去。当然我只负责在田埂上看,脚上的白皮鞋是断不舍得沾到泥的。

父亲看见我愿意和人一起玩耍,非常高兴。看到我回来时,别人都是泥巴上脸,我却干干净净,便会恼怒地骂我是“资产阶级小姐”,光火时还要骂我:“不要忘记身上流淌着农民的血,因为老子就是农民!”

可是,我始终是不愿意承认这一点。我是城里人,绝对不是乡下人。

父亲虽是三尺讲台上的老师,是中山装笔挺出口成章的知识分子,只有在爷爷面前才会撸起袖子,挽起裤管,做回曾经的傻小子。可是,父亲从来只说自己是农民的儿子。

在冰天雪地里,父亲还在生产队里甩开膀子干活,不是田埂上的大喇叭通知父亲去参加县里的考试,那一刻满身泥巴的父亲来不及抹干身上的泥水,便走了几十里路赶去城里。身后只有爷爷那句:大小子一定要考上。在县城里的桥洞底下,父亲凑合了一夜。眼睛都没有睁开,就去写答案了。

至今,父亲还记得,当年的作文题目《守株待兔的启示》。

对酒当歌,纵然时光飞逝,父亲的记忆清晰如昨日。

父亲已是两鬓双白,爷爷满头银丝,而我也身为人母,心里却有那么多的迫切,想让我的宝宝去认识活生生的鸡、鸭、猪,还有那些碧绿可人的蔬菜、瓜果,想来心情和父亲当年一样。落叶归根,变成春泥去迎接将来的茂盛,而种子只有在泥土里才能生长成参天大树,孕育着一代又一代的繁荣昌盛。

老子说:“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大地的玄妙之处大概就是一种孕育的造化,是生长、发展、包容、广扩的美好。不接地气,做人没有底气。 

有机会遇到势嘲弄的眼光,我会甜甜地说:“偶是乡下人!”

在田间,我们欢快地行走,脚上的皮鞋已经沾满了泥,心里的泥却再不会有了。

(本文画作:周英)


总编:骆圣宏

特邀编辑:刘金龙


作者简介

文稿:朱婧婧,女,1980年生,江苏苏州人,大学本科毕业,某四星级酒店财务经理。

朗诵:奚晓娟,女,江苏大丰人,80后,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实验小学教师,朗诵爱好者。


每周一期      周六发布

(点击眉头上“人民作家”可任意阅读)

本期目录

随笔

这是一个细节取胜的年代(江苏/郑谊)

比西子更惊艳(江苏/葛海燕)

散文

该死的温柔(江苏/金鸿美)

到弶港去看海(江苏/刘小进)

偶是乡下人(江苏/朱婧婧)

寻寻觅觅午梦堂(江苏/任星火)

小说

白喜事(湖南/唐波清)

上期回顾

诗歌

随笔

散文

篾匠殷爹(江苏/陈晋华)


投稿须知

投本平台的稿件谢绝在其他微信平台发表。两周之内没有接到拟采用通知的可他投;

投稿前请加关注认真阅读本平台的投稿指南,按要求式样发稿;

读者七天内打赏金的一半做作者稿费。

往期更多精彩文章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Copyright © 武汉音响批发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