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村书 | 渼陂一夜——《雨巷》诗中一样的村庄

大江以西 2018-03-13 16:57:23



渼 陂 一 夜



先欣赏视频,渼陂古街,手机拍摄

渼陂


一度,我认识到了雨水的重要。

它夹带着岁月的敏感和愁绪,浸润了渼陂那些青石卵石铺就的小巷。

如丝的秋雨,也洒落在古村鳞萃比栉的青瓦上,每一行,每一行,都有上千年的幻灭与重生,黯淡与辉煌。而我喜欢这样的方式,一张长凳,屋檐角下仰望,檐水如纱,氤氲水气中透过飞翘的檐角,灰白的天空偶然飞过几只避雨的麻雀,款款走来一把红伞撑起的天空,或远或近的人,消散了,朦胧了,木屐敲打着石板,脚步声或有或无,斑驳了一段古老的离合。

雨和浓暮下的渼陂让人安静和想念,我时常梦见这样的日子,思念一个人,或者是我,或者不是我,或者我的某一个部分,是曾经一个喜笑的我,一个怜望的我。



渼陂


这是寂静,有时甚至是带着幸福和睡眠意味的安然,当我看到一户人面的门楣上挂着一个匾额,写着“吉且安”三个大字时,也就释然了。

吉安也就是这样的地方,洵且美,吉且安,三百里赣江美酒横陈,澄月分明,庐陵大地上流淌着诗歌的芬芳。

自吉安南去三十里,过青原,沿着赣江,稻谷金黄,鹭鸟飞过,一点点变得灵秀而干净,仿佛远离了暗红的人间。



渼陂


这一块山环水绕的土地,西依赣江,北襟富水,古人便给它取个名,叫渼陂。“渼”是波纹的意思,陂是河岸或者蓄水的池塘,所以渼陂是河岸上的村庄,也可以理解为有若干池塘的村庄,先人们别出心裁地在村里筑造了二十八口池塘,取二十八星宿之意,环村分布,而且口口有暗渠相连,活水相连。渼陂有云缭烟绕、山隐水迢的壮阔风景,也有云影徘徊,恬静精致园林小景。南山幽幽,淇水汤汤,水明山秀一直是人们梦里的家园,《诗经》中不是说道:“东门之池,可以沤麻。彼美淑姬,可与晤歌。”东门的池塘,可以长期浸泡苎麻,她是美丽的善良的姑娘,可以和她一起唱歌啊!我们庆幸的是,渼陂这个地方,时光好像没有走远,千年的场景一直留着,留着。


渼陂


一条逶迤弯曲的长街,沿着富水河而上,那些百年民居、店铺、门楼、旧墙、照壁、门墩,围成了或宽或窄或直或弯的街巷,一条条清润的石径,象长长短短的诗行,记载着老镇沧桑嬗变的岁月,重叠着远年衍伸而来的足迹长街两旁,旧楼相挨,店铺林立,南货店、豆腐店、裁缝铺,医馆,药店,小茶馆,客栈,粉底黑字的招牌荷标语虽有些斑驳,但那走街串巷的悠长叫卖吆喝声仿佛就在耳边,它摇撼着古村一个又一个黄昏。

时间在消逝,往事,寄存于古老的门板和青砖瓦片上。

揖让而行,在长街找到一家“悦来客栈”,夜宿于此,有点像小说中的侠客片段,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后来才知道,整个村子就这么一家客栈,整个村内就睡了我一个外来人。


渼陂


雨依然在下,灯没起来时,小巷立刻昏暗下去,吃完晚饭,陪九十一岁的老妇看江西台的红色电视剧《映山红》,客栈的天井狭小,但它洞悉的天空高且幽深,这个傍晚有些慵懒,乡人们边看电视边聊,方言俚语一句也听不懂,但慢条斯理,悠闲恬静的日子是对的,我们好像误解了这个时代,一直生活在颠沛的路上,甚至和这个时代百般抵抗,其实,一切都没变的同时,一切也都变了。

老妇看我吃完了饭,起来抹了抹桌子,她一看就是个做事很过细的人。江西人说“过细”是仔细认真的意思,也许在“温良恭俭让”的教育背景下,过细是每个人都具有的良好品质。“老婆婆年轻时一定是个出众人物,经风略雨,跑过码头,见过世面”我轻轻地说。老妇的孙女笑了起来,“怎么可能,她只是种了一辈子田的农妇”。我有些讶然,“即便这样,老人也是古村的宝!”只是未来,村子越来越空,也许我们会准确记得他们的名字,但要准确描述我们对这些老人,老物的感情,或许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情。


渼陂

灯亮了起来,暗红沉郁的灯火在檐街上摇曳,像一匹一匹柔软的红绸,在雨中油润的街面上,在某扇合上的木门上,波动,放大。有几家门店也亮了灯火,门一开始,灯光变润洒到街面上,像泼了一盆水出去。一只狗趴在台阶上躲雨,看我来了,吠了两声,又停歇了看我。一个屋内,我看见一张孤寂的老人的脸,布满了飘忽的红光和暗影,他的嶙峋的手边,有一双筷子和一碗清凉的深黄酒液。摩托车声突然从小巷的深处响起,这晚归的人,仿佛有急切的心情,摩托大灯一下子就穿透湿透的雨巷。

夜晚睡下,窗外竟然是湍急的河水,古村在这个时候竟然暴露了它的全部隐私,水流的呼吸,虫子的低语也只有这个时候才格外鲜明。为此,我必须熟悉某种节律,或者放松,和着流水,如同回到过去,在那条河边,浮桥渡头,童年盛开。


渼陂

晨起,先去拜访做豆芽和做豆腐的老人,后来又看见一位给石板篆字的老人,也没上过学,但有一笔好字。我很是疑惑,这么好的村庄为什么只剩下老人。

雨一直在下,从古街到新街,适逢集市,铃声,笑声,喇叭声,叫卖声,炸油条的酥脆声,屠刀剁肉声,电器门市的音乐声,桥头包子店弥漫出来的袅袅热雾中,穿行着上学的鲜艳孩子。在桥上回望古村,像一个老者,在一片氤氲的水雾中,宽厚深沉。





作者简介



冷冰,笔名易宁,大江以西,某中学语文教师,有散文集《青砖》出版,爱山爱水爱自然爱生命,业余喜欢摄影,写作。










Copyright © 武汉音响批发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