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ION - TOPIC】年轻一代,非垮掉的一代

VISION青年视觉 2018-05-27 19:16:47



喜欢上一个城市,

可以简单到只是因为一种食物的味道。

但你要了解一座城市,就得走近人,

那些活跃在当下的年轻人。

他们自由而多元,

鲜活而真实,

在他们身上你可以知道What’s going on,

也可以看到某种未来。






不是在美术馆,就是在去美术馆的路上……


7天的新加坡艺术周之行,我认识了很多年轻人,更准确地说,是东南亚艺术圈的艺术家策展人们,还有多种身份的跨媒介玩家。东南亚的地域性在他们身上显现,他们更代表着多元的年轻一代。他们通过艺术的方式,审视着这片土地上的殖民历史和多元文化,关注个人情感、记忆与社会关系,勇敢表达青年一代的身份。期间有重逢,有巧遇,有好玩的事儿,我的味蕾也满载那里的多元美食,丰盛而欢愉。


新加坡艺术周相关活动





Location:Gillman Barracks

Maitree Siriboon



Rice is Art 01,Photographic lambda print,16x20cm,2013


Gillman Barracks是昔日英国军营,后来被改造成艺术区,现有11家画廊。“军营”建在一个山丘上,山路两旁是一栋栋白色建筑,随山势错落分布,策展人Khairuddin Hor策划的公共艺术项目“洛克之路”(Lock Route)就穿插在这些建筑、山丘和绿色之间,中国艺术家郑路和陈天灼也被策展人邀请来参展。脚下的起伏山道曾是以前军队每天24公里拉练的地方,我们沿着山路从一件作品移到下一件作品,后来,人群在一位泰国艺术家的摄影作品前一百米处停住:一条路的尽头,横着一张摄影作品,正好占据路的宽度,照片上一个黑皮肤的东南亚男孩,骑在一头大水牛身上。当我把目光放到艺术家身上时,感觉这张脸似曾相识,我的脑子飞速闪过一些画面,记忆很快被搜寻到,“我见过他!”。


A Buffalo Boy No.2,Photography,90x120cm,2013


那是2013年,我来参加第三届艺术登录新加坡(Art Stage Singapore,后面简称“ASS”)。那时的ASS还是一个新兴的博览会,充满生机,处处彰显着国际化,和其他艺术博览会没太大不同。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个飘着泰国米香的空间和一张摄影作品(Rice is Art),照片上是一张贴满大米的脸,我很轻易地在展厅找到了这张脸的主人,他就是泰国艺术家Maitree Siriboon。时隔4年,我在人群里认出了这张脸,一个有着热切眼神的泰国面孔。我和Maitree聊了几句,印证了我俩4年前的相遇。Maitree来自泰国东北部的Isaan,他的创作与少年时代的经历和泰国的乡村生活紧密联系。全球化对泰国年轻人的冲击,以及他们对从小生长土地的眷恋,在Maitree的作品里冲突显现。



Dream of Beyond Part2 No.1,2010


Dream of Beyond part2 No.5,Photography,90x120cm,2010





Location:Aliwa Art Center

DXXXXD






位于Aliwa街上的阿里哇艺术中心是个非营利艺术机构,支持年轻艺术家做一些好玩的、实验性的艺术项目。院子的内墙上贴满“No Regrets of Our Youth”的海报和眼下艺术周的活动,推开海报墙上的一扇小门,我恍惚以为走进了一间夜店,红蓝灯闪烁,大喇叭音箱释放着电子乐,各种让人捉摸不透的器械散发出隐藏的荷尔蒙气息……




“No Regrets of Our Youth”艺术项目


这是6人组艺术团体DXXXXD打造的一个关于年轻人健身文化的项目。自打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人们就开始了对健身的狂热追崇。从健美icon阿诺德·施瓦辛格到《洛奇》(Rocky,1976)系列电影中的西尔维斯特·史泰龙,健身房的概念在大众文化的影响下已经从目的和形式上发生了改变。在当下,健身房文化的反复更迭造就了很多流行标签的诞生,“健美女孩(fitgirl)”、“节制饮食(eatclean)”、“美学的(aesthetic)”的标签也伴随着关于健美身材的自拍出现在社交网络上,年轻人乐于展示健美的身体和健身带来的自信,就让“青春无悔”!


专业舞者在演示如何使用这个房间里的器械,展示项目的功能性。





Location:Art Stage Singapore

Thanathorn



Mother Love,

Typewriting Imprinted on Paper, 95x89cm,2016


Thanathron的作品需要走近看,直到看清画面上的每一个小字符。我在La Lanta画廊的展位前(Art Stage博览会上)站了很久,我喜欢透过这些密密麻麻的字符去想象艺术家创作的过程,和打字机每打出一个字符的papa声,那种重复的、机械的、但不停歇的声音。艺术家没有在场,画廊老板听到我问“艺术家做这样一幅画需要多长时间?”,而不是“这幅画卖多少钱”时,多少会有些失望吧,她认真的告诉我,“差不多6个月”。


Abraham Lincoln,

Typewriting Imprinted on Paper,42.5 x 63 cm,2016


Diana,Princess of Wales,

Typewriting Imprinted on Paper,42.5x63cm,2016


Nelson Mandela,

Typewriting Imprinted on Paper,42.5x63cm,2016


Thanathron用了一台复古的打字机作为创作工具,来杂乱地构造视觉和文本图像的组合,将作品由单纯的二维空间延伸至三维。通过文字段落的排列和形状的组合精巧地制作出了人物的头像。Thanathron的打字机艺术是字母和词汇的复合衍生产品,是人类基因遗传密码和生物构成的象征。同时,除了能唤起人类对DNA 的敏感记忆之外,Thanathron的文字段落和敲击打字机键的机械动作更是一种对社会环境培养的特别隐喻。并以这个形式对人们游移的社会态度做出评论,并同时对社会中那种对家长式作风的尊崇进行了检阅。


Love Memory No.2,

Typewriting Imprinted on Paper,120x130cm,2016





Location:NAFA (Nanyang Academy of Fine Arts)

Tsering Choden




Tsering Choden的作品安静的挂在南洋艺术学院(简称NAFA)一层的展厅里,那天是学校开放日,展厅了除了展示作品,还有现场表演,音乐系学生拉琴,舞蹈系学生即兴舞蹈、并和现场的人发生互动。Tsering Choden的画就安静地挂在后面的墙上。


Tsering Choden, Women's Veil, Mix Media, 92x60cm, 2016


女性的裸体上覆盖着一层薄膜,近看像是凝固上去的,还有点支离破碎,原来是艺术家用半透明的豆腐皮在画上做了层处理,制造出一种薄纱的效果。豆腐皮在新加坡当地也叫“五香卷”,娘惹菜里专门有一道好吃的菜就是用五香卷包裹起一层肉。作品名叫《女性的罩纱》(Women’s Veil), 艺术家用女性裸像来表达现实中女性的身体和精神都被强迫式“遮盖”的现实,还有社会意识形态压迫下的女性认知矛盾。这组作品更像是一则虚弱的宣言,半透明的材料则隐喻“要把女人的身体和灵魂完全遮盖住是根本不可能的”。据说,艺术家之所以选用豆腐皮作者选用这种材料,也是质疑“女性应该回归家庭、与家务为伴”的陈词滥调。





Location:National Library

Kent Chan




国家图书馆一层中庭搭起一个临时戏台,那种传统的、相当简陋的戏台,几根钢管撑起顶上的篷布,舞台是旧木板拼成的,我坐在台下,看了5部拍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电影短片,其中还有当年David Bowie到新加坡演出的镜头(后来我还走了走David Bowie走过的那个天桥)。这样一个回忆式的电影呈现,意在通过电影镜头梳理新加坡曾经的历史和文化。我在这里见到了Kent Chan,“Asia Film Archive”电影项目的策划人,一个黑色卷发的大男孩。


Kent Chan,Future will be Better,双屏视频,2016


Kent Chan是一位艺术家、电影制作人,常驻在新加坡和阿姆斯特丹。他的创作主要围绕着我们在生活中与艺术、小说和剧院的偶遇,审视夹杂于艺术和现实生活之间的裂痕之中的灰色地带和谎言。我们的谈话延伸到艺术周、博览会,巧合的是,我在两天前的博览会上已经看过了他的作品“未来会更好”(Future will be Better),一个双屏视频,拍摄的是两个外来建筑工人,坐在一辆敞篷卡车上,从岛的最东边驶向他们位于岛上最西边的宿舍。视频中,他们穿过很多高速公路,也掠过岛上的财政和商业中心,呈现出了两种生活形态之间的对比和对话。Future will be Better,一句多次重复的口号以霓虹灯的形式出现在卡车的车顶,装饰着建筑工人身后掠过的城市风景。这件作品是他审视外来劳动力议题的项目“假如不是,加速(If Not,Accelerate)”的代表作。




Maitree Siriboon, The Universe Mirror,Mosaic on Plywood,2012


“孩子,我能画的都画完了。”

“母亲,您只要画,是永远画不完的。您给我画个山吧。”

“我不会画山,我从没画过山。”

“母亲,您只要想个山就能画个山。”

她画了山。

从此山上有树,树上有鸟蝶,山下有湖,湖中有游鱼。


这是新加坡艺术家陈瑞献的真实经历,他把这段经历写成了寓言《个山》。艺术对陈瑞献来说是自由的,这个精通西方油画与东方水彩笔墨、又热爱但丁、拜伦的诗人艺术家,把自己形容为一只蜂鸟,一只以自由为本、可以任意翱翔的自由鸟,去体验不同境界的现实。


自由,对当下的年轻艺术家们又何尝不是? 


New Generation,他们不是垮掉的一代,他们用本土的方式,回应着全球化、多元化和艺术的未来。





Art Stage Singapore

Incomplete Urbanism:Attempts of Critical Spatial Practice

Body Politic

Gillman Barracks’public art showcase,LOCK ROUTE

Incomplete Urbanism,Attempts of Critical Spatial Practice

Singapore Biennale 2016,An Atlas of Mirrors


2017年新加坡艺术周(Singapore Art Week)于1月11日至22日举行,今年艺术周更着重于与观者的互动,转化体验。艺术周节目活动众多,除了三个艺术博览会:艺术登陆新加坡(Art Stage Singapore)、新加坡当代艺术博览会(1月19至22日)和Art Apart(1月7日至11日),还有当代版印节、电影放映、小印度艺术之路等。


text & editor  周逸

designer  Meng

intern 郭雪词

图片来自 Singapore Art Week 2017、Singapore Art Museum、Nanyang Academy of Fine Arts、Aliwa Art Center 、Esplanade,还有相关艺术家



淘宝购买复制下面链接到淘宝: 

https://shop113754996.taobao.com/


微店购买地址:

请点击下面蓝色“阅读原文




Copyright © 武汉音响批发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