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托车驰骋的草场 视界

免费午餐 2018-06-04 21:41:31



‍‍   根据袁凌文字改写

   摄影|赵俊霞


宝安家住在科尔沁草原乌兰毛都苏木(乡),在这里牧民的草场顺着川道和两侧小山谷延展和收束。这些年,牧民告别了马背,草场上留下的车轮碾痕也记录了草原的变与不变。







十七年前的那场车祸让格日乐图失去了一条腿。过万的费用使他只能拖着哐啷作响的破旧义肢,等待政府五年一度的免费更换。



宝安一家4口人,爸爸十多年前车祸脚落下残疾、

妈妈有心脏病、自己也在两年前患有脑膜炎,

“完好”的哥哥在乌兰浩特读大学


宝安爸爸出车祸后,右脚截肢,

十多年过去了,右腿一直在萎缩,比左腿小了一圈


去年夏天宝安没有迹象地头疼。他长期患中耳炎,因为长期没有治疗,脓液滴进了大脑,导致脑炎。家里卖羊、借债,幸好这时有了新农合政策,以及媒体人邓飞发起的乡村儿童大病医保组织的帮助,报销了过半医药费,但自家仍然总共花去十余万元。



宝安患有脑炎,头上有三处手术疤痕,

其中一条从耳朵开始直接到后脑的发尾处



900多亩草原,只有自己一家人,父亲干活办事,

母亲做家务,宝安更多的时候是一个人呆着自娱自乐


冬天宝安在草场上滑雪,夏天则是睡个小觉


2015年9月4日,政府派人来免费安装新的太阳能风能两用发电设施,第二个造型更漂亮效率更高的风车建起来了在草场上呼呼转动。



春节为了看联欢晚会不停电

轮换着在外面搅动风能发电的情况

应该是一去不复返了





宝安家草场上的羊群,大部分并不全是自家的。代养之外,承包草场是另一种选择。格日乐图和妻子认真地衡量了,虽然承包看起来这不如代养划算,但自家的草场有限,想要扩大羊群,这也是一种路数。



宝安家里大部分的羊都是帮别人代养的,牛也一样



宝安和小表弟


勇志是这一带的牧人大户,除了自家有千多亩草场,还另外承包了2000多亩,他请了一个汉族工人一起干活,每天支付150元。汉族人给牧民打工,是这里的常事。勇志与雇工操作一台新式割草机,一天下来,这台机器可以收割一百亩草场。


宝安和哥哥六岁时就学会了开割草机。



勇志与雇工操作一台新式割草机,

一天下来,这台机器可以收割一百亩草场

宝安也坐在割草机上





草原上,除了赶羊,绝大部分和草有关的人力都被机械取代。无法使用机械的地方,人手也变得潦草。即使赶羊,通常也是骑着摩托车。在草原上很难看到骑马,如今赶羊去哪的都是骑摩托车。


 宝安的堂哥载着孩子和羊官在赶羊


骑马在草场上赶羊的情形,已难得一见。家里有不少马匹的勇志,骑马也更多是一种喜好。



在牧区骑马牧羊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如今骑马更成了一种爱好


宝安被马踢过后心生畏惧,再加上脑炎,更使他放弃了这方面的念头。骑着单车驰骋草场成了他最爱的事情,也让来家玩耍的同学新力痴迷。




宝安学骑马不成,患病后更不敢尝试,

如今骑着马驰骋草场已是他最爱的事情了



宝安不喜欢走路,

去哪里他都喜欢带上自行车或者骑爸爸的三轮摩托


单车之外,宝安的注意力更多在手机上。他喜欢的网友照片是清一色的锥子脸和美瞳,和大城市的少年没有区别。





没有其他玩伴,宝安的注意力更多在手机上,

无论是在草原上还是在家里


相比自小的母语蒙语,宝安更喜欢汉语,在网上也更多是和汉族网友聊天。喜欢汉语,是牧区和农区蒙古族孩子共同的特征。




宝安在与网友聊天


全家人的蒙古服藏在衣橱里,只有到敖包聚会敬神或者大的节日才穿,衣服的质量也不是很好。


宝安身上的鞋子来自于网购,他还教会了父亲和母亲用微信。电视上播出阅兵画面时,这个蒙古家庭的大小三口人都坐在炕上低头看手机微信,上面有哥哥发来的信息。


宝安家里人在玩手机


在外上大学的哥哥直率地对父亲表示,毕业后不会考虑回家,要在外面找工作。


在宝安家的后山上,有一处自家建的敖包,起因是家里一再不顺,希望改善一下风水。每年春天,宝安会和父母一起在敖包前乞求保佑人和牛羊。


那几年宝安家一直不顺,

他们请来了“喇叭“为他们建了一个敖包,希望有好转


敖包上牵拉着缀有彩色经文的丝带,每一片经文丝帛上都印着一匹奔驰的马。



天黑了,宝安准备骑车回家


但放眼山下不见马匹,只停靠着一圈人们前来时驾驶的皮卡和摩托车。


在宁静的夏夜,涂上了一层微光的敖包旁边,也没有骑手与恋人相会的身影。 

 

 


 


 

Copyright © 武汉音响批发价格联盟@2017